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叶道英纪实-民间|林子超博客linzichao

叶剑英比弟弟叶道英大9岁多,叶剑英读中学时,叶道英还在读小学,后因父亲早逝,弟弟的继续升学,全靠哥哥帮助。据叶道英回忆:“哥哥长我10岁,长兄当父,带我长大。”

叶剑英在家乡读小学、中学时,受到辛亥革命思想的影响,在进步教师的影响下,带领同学与反动官府作对,打潮勇、剪辫子、闹学潮,这些都直接影响着叶道英后来的人生道路。有一天晚上,叶剑英见弟弟在油灯下读朱柏庐的治家格言,对他说:“朱柏庐的‘施慎勿念,受恩切莫忘’这两句话说得很好,应该成为我们做人的根本。”后来,兄弟俩在社会中立足时都认真履行这句格言。许多年后,叶道英回忆起这件事时,说:“对于哥哥的这个意义深长的嘱咐,我一直铭记心头,而且努力实践。”叶剑英在云南讲武堂期间,在那紧张的学习生活中,还不忘给弟弟写信,他在给弟弟的一封信中写道:“天下混乱,乃英雄吐气之时。有胆识,有军事学问者为前驱。有文才,有谋略者为后盾。”用以启示弟弟练文习武,立志报国。

叶剑英从云南讲武学堂毕业后,回到广东,在家里只住了很短的时间,就告别了贫病交困的父母,嘱咐弟弟好好在家服侍父母。1925年至1927年,叶道英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当时正值国共合作准备北伐,在叶剑英的影响下,叶道英的思想开始倾向于革命,并为革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27年12月12日,广州起义失败,12月15日叶剑英化装成铁路工人在联络人员的掩护下来到了香港。为了掩护哥哥,叶道英也和母亲先后来到了香港,几经艰险后,在香港的绅耆马博伯家中住了下来,这才使叶剑英在香港稳定下来。1928年夏,叶剑英根据党的指示,离开香港经上海前往苏联学习,为了能使叶剑英在上海逗留时有一个安全的住处,叶道英就利用去上海政法大学念书的机会,在上海为哥哥安排安全住所。此后叶剑英去了苏联,叶道英为了照顾母亲就放弃了学习,回到香港与母亲住在一起。1930年冬,叶剑英在从苏联回国前夕,给弟弟写信要弟弟去上海接他,叶道英准时到达上海,把哥哥安全接回香港。

叶剑英抵港后没几天,就让叶道英帮他把一封信送到党组织在香港的一个秘密联络点,信是写给上海党中央的,可是叶道英去了几次都没有把信送出去。当时国民党反动派与港英政府互相勾结,香港白色恐怖很厉害,当时,叶剑英兄弟都万分焦急。这时,叶道英突然想起一个名叫黄耀荣的地下党,他连忙赶到那里一打听,才知道送信的那个秘密联络点,已被国民党特务查封,还抓走了联络点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叶道英请黄耀荣帮忙与党组织联系。不久,香港地下党负责人陈郁便请示中央交通局,并派交通员卢伟良来港,由他将叶剑英专门护送到了中央苏区。知道叶剑英要去中央苏区,叶道英连忙为哥哥购置化装用的衣服鞋帽,叶道英按照母亲的嘱托,去了“东成”和“西就”两家衣店,买了两套衣服,以取个“吉利”。叶剑英知道后,先是大笑,然后批评弟弟叶道英不该像母亲一样迷信。临别的那天晚上,叶剑英好不容易才回家和母亲一起吃了顿团圆饭,含泪告别了慈母,叶道英一直把叶剑英和卢伟良送到开往汕头的船上,分手时叶剑英特别叮嘱弟弟说:“家中尚有老母,子侄辈年幼,都要靠你养活,你要想办法找寻工作。”还说:“你绝不能去做官,为虎作伥,荼毒人民;也不适宜做学校的校长。只可以做些财税部门一类的工作。”

叶剑英去中央苏区后,苏区和住在上海的党中央经常派交通员来香港执行任务,由于叶道英家比较安全,所以来到香港他们都住在叶家。他们把从苏区带来黄金白银换成港币,然后再用港币购买药品食盐等物资,因为叶道英夫妇在香港比较熟悉,这些事情都是他们二人帮助办理的,叶道英与他们接触多了,也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而且对苏区斗争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为解决西安事变,中共立即派出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代表团,就这样叶剑英随周恩来来到西安,在百忙中,叶剑英多次写信给远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弟弟,信中说:“当前国难当头,全国人民都应停止内战,团结抗日。”他嘱咐叶道英尽可能多做一些团结救亡的工作。后来,叶道英经人介绍,在广州市警察局督察处当了一段时间的督察科员,在此期间,叶道英利用执外勤的机会,动员并帮助一些有志抗战的青年人到陕北去。1938年夏,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叶剑英从西安辗转回到了广州,分别多年后,兄弟再次见面,叶剑英不但自己住弟弟家,他还介绍广州地区党的负责人云广英、梁广、省委书记张文彬也常住叶家。这时,叶道英曾向叶剑英提出一个要求,让他去陕北学习,以便做更多的革命工作,但是叶剑英拒绝了弟弟的请求,他对弟弟说:“老母年高,体弱多病,子侄仍需要你照顾,你暂时还不能去。”

1938-年秋,广州沦陷,国民党广东省政府迁往韶关,经叶剑英的旧同事介绍,叶道英在省财厅任一税务委员,这只是—个闲职,只领薪水而不干工作的。这样叶道英即可以养家糊口,而且暗中还可以协助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做一些工作。后来根据叶剑英的指示,广州党组织负责人云广英就把叶道英安排到了韶关八路军办事处工作。

1940年,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反共高潮,韶关八路军办事处面临遭受破坏的危险,危机时刻,云广英就让叶道英协助办事处想办法把存放的枪支弹药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叶道英马上找到他的同学李其章,李其章是当时正担任国民党第十二军军长黄涛的妻弟,而国民党第十二军就驻扎在韶关,李其章答应了叶道英,并且很快将八路军办事处的枪支弹药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在韶关期间,叶道英为了让叶剑英安心工作,曾托一国民党进步军官给在重庆的叶剑英捎去口信,说家中一切都好,请哥哥不必挂念。

1944年夏天,叶道英的次子染患脑膜炎不幸夭折,不久叶母也去世了,1946年春,叶道英的一个女儿又不幸患结核病死亡。接二连三的不幸,使叶道英精神上受到了很大刺激,因而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当叶剑英知道弟弟身染重病时,尽管军务繁杂,仍经常给叶道英寄钱寄药,并写信嘱叶道英好好休养。由于哥哥在各方面的关怀,叶道英在精神上得到莫大的宽慰,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健康。

1949年春,北平刚解放不久,叶道英就到北平去看哥哥,哥哥告诉叶道英,奉中央命令,他将率大军南下,解放华南,并叫叶道英回广东和香港,协助华南分局做些策反工作,同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决一些物资供需问题,以配合解放军解放华南。叶道英便带着哥哥的指示前往香港,会见了华南分局书记方方及有关负责同志。按分局指示,1949年5、6月间在香港成立大道贸易公司,直接在华南分局领导下开展工作。

叶道英以大道贸易公司为掩护,与叶剑英相识的国民党军政人员进行接触,动员他们弃暗投明,为解放华南作出贡献。

“文化大革命”期间,叶剑英受到林彪、“四人帮”的迫害,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叶剑英兄弟俩经常在一起聊天,互相激励。一次,叶道英生病住进了医院,叶剑英亲自参加弟弟的会诊,手术前后,还特意抄写了苏老泉族谱引的系诗条幅给弟弟:“吾父之子,今为吾兄,吾疾在身,兄呻不宁,数世之后,不知何人,彼死尔生,不为戚欣,兄弟之情,如手如足,其能几何,彼不相宁,彼独何心。”文字里透露着兄弟之间浓浓的手足之情。

叶剑英去世后,每当叶道英思念哥哥时,就会到位于北京西山的叶剑英的故居看看,瞻仰叶剑英的遗像,目睹叶剑英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