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互联网.

蔡文胜:我的人生游戏没有答案-民间互联网|林子超博客linzichao

他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但他热爱书籍,喜欢给身边朋友推荐他认为好的书,小时梦想 成为一名诗人,他渴望拥有写作的才华。
他不是老中关村人,没有知名IT从业背景,却在过去十年里中,成为中国最成功的域名投资人。

Img347895829
他开创中国站长大会的先河,将国内知名VC与草根站长共聚一堂,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站长之王。
他是IDG在中国投资的草根第一人,他也投资过暴风影音、58同城、4399等诸多互联网公司,但也错过hao123,错过网际快车最黄金的时候。
他具有商业经营的才华,却总是渴望自由,他最理想的工作是开一个茶馆,甚至奢望“给我一个不干工作的事情”。本期《游戏 梦想家》带你聆听4399董事长蔡文胜的故事。

梦想家蔡文胜
2010年9月21日,4399董事长蔡文胜一大早去了北京美国领事馆,应ChinaCache(蓝汛)公司邀请,他将与几十位互联网圈的人组成的商务考察团到美国访问。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在一分多钟的签证面试中,唯独蔡文胜的商务签证被拒绝了,理由是有移民倾向。
蔡文胜十分沮丧,他连续新浪的微博上发了长长的几条微博,引来无数的转帖与回复。身边朋友分析,问题出在两个地方,一是蔡文胜是福建人,二是他在学历栏填写的是高中。 “我坚持把户口放在家乡这有错么?”普通话很不标准的蔡文胜像是自问又像在对着近旁的话筒与摄像机。
今天的蔡文胜,可以将户口迁到中国任何一个城市,但他坚持将户口放在老家石狮,那是他的出身,并且无数次地怀念童年 故土那片青山绿水,虽然如今的石狮绿意褪去,只剩街市的灯火嫣然。蔡文胜也可拿到更高学历的证书,只是他总在与现实的荒诞做抗争,像堂吉诃德与风车的征战 。
如果你不知道这些,那么你所了解的蔡文胜应该是这样子的:过去中国互联网史上最成功的域名投资者,265导航网站的创始人,中国站长之王,暴风影音、网际快车等诸多互联网公司的天使 投资人,小游戏平台4399的董事长。
9月的最后一天,厦门软件园二期一片绿荫森森,海风吹拂,在那间200来平的独立办公室里,《游戏梦想家》栏目组开始与蔡文胜前后3小时的长聊,外面的世界是金厦海域,远处小岛是中国台湾所管辖的小金门岛。蔡文胜起身以电热壶煮水泡茶,一切那样娴熟,随后他燃起一根香烟,坐在了摄像机前。
石狮人蔡文胜
上个世纪70年代,福建石狮还只是晋江县的一个小镇(1988年石狮独立成市),因为地少人密,许多人纷纷离乡背井去东南亚谋出路,这样的迁徙使得石狮成为中国著名的侨乡——如今旅外华侨和港澳同胞近30万人,祖藉石狮的台胞30多万人,80年代初已成为中国最早的小商品服装市场,是中国经济改革实验区。

石狮人蔡文胜
1970年1月,蔡文胜诞生于石狮一个农村家庭,其父母联姻在石狮曾是件轰动的事:母亲是18岁的大家闺秀华侨子弟,外公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拥有自己的大轮船,在菲律宾和印尼之间做运输,父亲是31岁的穷光蛋,八兄弟姐妹只有三间砖房。父母两家都姓蔡,当时封建观念根深蒂固。双方几经周折才最终走到一起,并培育四个孩子长大成才。
蔡文胜的父亲是公职人员,利用闲余时间做点生意,在75年被批斗成四类分子,“我当时读小学差点没有读成,小时候受到一定的歧视,并不是因为你穷,而是认为你是坏人,受到歧视反而让你的内心更加强大。”无论是主动或被动,蔡文胜很早就开始懂事,6、7岁时只要学校放假,蔡文胜就与父母一起劳动,种植水稻、打花生。8、9岁开始卖油条,卖冰棒。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石狮因为港片的风行而掀起一股习武之潮,此时的蔡文胜喜欢李小龙 ,一张他早年的照片可见,双拳紧拽,左腿直直地侧抬,略微斜歪脑袋的蔡文胜一脸青涩。他还喜欢看武侠 小说,一天一毛钱租书,看金庸、古龙,为了不多交钱,他需要当天晚上熬夜看完很厚的书。这时培养对书籍的热爱甚至令他想成为一位诗人。这种童年的英雄 主义情结与浪漫诗人情怀的双重气质为蔡文胜的人生 做了最初的注解,并赋予他内心之丰厚与阅历之多彩。
另一方面,蔡文胜虽身处农村,但那时石狮商品经济的发展蔚然成风,受着外部环境影响,蔡文胜在高一结束快升高二的时候决定不去念书了,“可以赚钱,觉得不一定要读下去,我本身比较好动好玩,所以成绩不是特别好”。
于是,蔡文胜辍学了,至今他的学历一栏都写“高中”。离开学校时,蔡文胜鼓动班里另一位姓姜的同学,同学家里也做小商品生意,两人分别从家里借了500元人民币,开始在街边摆摊,卖计算器、女孩子用的口红、粉饼,“当时一个粉饼8块钱。”积少成多,一个月能赚几千元。二人后来各奔前程,直到2000年,蔡文胜与姜姓同学几乎同时来到厦门,蔡文胜做互联网,姜做手机,目前成为福建最大的手机代理商。
没有互联网泡沫就没有蔡文胜
进入互联网之前,蔡文胜做过服装生意,投资过房地产,并成为当时少数富起来的人。1992年,蔡文胜花了3万多买了部摩托罗拉8500的大哥大,那会儿在全福建省也只有几百部。蔡文胜手执大哥大,面戴墨镜,坐在石柱回廊上让人拍了张作为留念。此时的蔡文胜感到身心疲累,心生倦意,“做传统生意每天要去应酬,我觉得很累”。蔡文胜面对镜头说:“我这个人喜欢自由”。

蔡文胜与265导航
1995年,蔡文胜选择去菲律宾,并且一待就是5年。1999年,回国看望父母时,途径香港。当时的蔡文胜买了香港电讯盈科CPPW的股票,并且这支股票赚到了钱,因为这个原因蔡文胜开始琢磨进入互联网领域,并最终促使他回国。
2000年初蔡文胜回到厦门创业,这一年的4月21日,蔡文胜花了两万两千元买了台联想千禧电脑。“只要你有台电脑就好像可以行游全世界,获取各种各样的资讯,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兴趣与爱好,包括产生巨大的价值。”刚接触电脑的蔡文胜还不会用键盘打字,而是用写字板,但通过电脑上网令他接触到一个令人振奋的世界。那时,他最羡慕的人是王志东、张朝阳和丁磊,“他们可以从零这么快起来”,蔡文胜从他们身上看到互联网所创造的奇迹 ,于是,蔡文胜选择投资互联网域名。
2000年6月7,蔡文胜花了220元到35互联(原来的精通科技,是中国第一家实时注册域名)申请注册第一个域名yikatong.com。注册成功后,蔡文胜开始幻想能高价卖出,因为符合一卡通公司的不在少数,最有名的是招行一卡通,但最终没有卖出,这个域名还留着纪念。
“2000年我进入互联网挺失败的,我怀揣着整个的激情和梦想,注册域名,幻想着域名就能发财”,1999年蔡文胜因为购买股票赚到钱,2000年,这笔钱几乎又因为投资域名而有去无回,一口气买了1000多个域名,结果第一年一个域名也没有卖出去。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却被蔡文胜称为命运 之机。
“一个人的奋斗 很多人说跟命运运气有关,我想这个是有道理的,我对互联网感兴趣是从1999年,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一个互联网的最高潮,大家都一哄而上,刚好我进入是2000年,泡沫破灭的年代,如果没有泡沫破灭就没有蔡文胜,我就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就是因为大家不看好,只有你静下来反而才有机会。”当时困境在如今看来已经云淡风轻,却令蔡文胜陷入人生低谷。
2000年到2003年间,蔡文胜基本上处于闭关修炼状态:工作时他独自摸索互联网,闲余时每天接送自家小孩放学上学,“我跟你说一个不太愿提起的,那会儿我连穿的袜子都是十块钱五双的。”生活上的窘迫反倒让蔡文胜落了个清静。他每天到凌晨睡觉,一壶茶,一包烟,一台电脑相伴到天亮,2001年前后,抢注过期域名必须等到半夜三点钟,因为注册商NSI是美国洛杉矶时间,中午12点更新域名数据,掉域名时间是中国凌晨三点,蔡文胜刚开始不知道规则,经常通宵达旦,24小时守着电脑按F5。
通过域名社区,蔡文胜结识了武汉的Stan。蔡文胜问Stan:“你一个月赚多少?”对方回答:“赚两千。”蔡文胜说:“那来厦门吧,我们一起做,保证你赚十倍以上。”2001年,Stan从武汉到了厦门,直到今天还在与蔡文胜合作。“2001年,Stan到厦门教会了我点击右键打开新窗口,之前我都用前进后退来看网页,他教会了我可以一次性查询多个域名信息。教会我简单下载软件,之前下载后我总找不到文件。”在没成立公司之前,就蔡文胜和Stan两人。
为了投资域名,他将中国流量排名靠前的网站都一一研究了一遍,比如新浪之前域名是richwin.com 利通四方,1998年,四通利方与北美华渊资讯sinanet.com合并建立“新浪网”,并购买sina.com 做国际主域名,同时启用sina.com.cn.做国内主域名。但新浪最早域名是srsnet.com,比richwin更早(可惜后没续费,比国外抢注),蔡文胜曾经和新浪总编辑陈彤认证过此事。“全中国前1万名的网站,只要稍微有流量的,一天有一两万流量的,每个网站我都会去了解它,分析它,从域名到网站的结构,怎么做的,怎么做起来,它是靠什么去吸引人的,它的用户基础是什么。”
有几个域名对蔡文胜有着特别的意义。比如在联想的FM365域名掉下来时,他重新抢注,联想托中间人找到蔡文胜,提出想花百万人民币买回去。谈判到后来,蔡文胜被联想的一个副总说服了,把这个域名免费送还。因为这事,蔡文胜在联想几位高管的陪同下参观了联想。而另外一个域名则是他后来做的导航网站265。
错过了hao123
2003年前后,蔡文胜投资域名获得成功。三年间,他注册了大概5000多个域名,其中有1000多个成功卖出,其买家遍布全球,比如他手头的BIONET.COM这个域名就是由一家西班牙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给买走。到目前为止,蔡文胜手中的域名估值大概已经过亿美元。

蔡文胜与薛蛮子
并在2003年时,发现了一个上网导航网站hao123.com。这家网站首页上密密麻麻放着各种网址,与当时的门户相比显得十分土气,但其流量却很高,在Alexa的排名达到100名。
蔡文胜虽然在国外待了七、八年,但那时生活的环境仍然是华人圈子,他英语不好,甚至说普通话都带着浓浓的闽南腔,当初刚用电脑键盘输入法之前,他因为不会打字而用坏了3个写字板。蔡文胜本身的经历让他感觉hao123这样的网站就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蔡文胜决定效仿hao123也做一个导航网站。当时他手上有3个三位数字的域名,其中265.com被拿来做导航网站。到2004年6月,265.com的日流量已经达到近400万,进入Alexa前一百名。
UT斯达康的创始人薛蛮子第一次见到蔡文胜是在他厦门的那个狭小的办公室里,对于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薛蛮子来说,起初听蔡文胜讲265时,他非常不理解地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个?”蔡文胜操着一口非常不流利的普通话说,“你知道吗?中国普通老百姓是没有办法记住什么是Yahoo,什么是Google,网址导航非常必须的。”薛蛮子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对蔡文胜印象极深,“他英语不会说,普通话都说不清楚,但是你可以明确感觉到他对中国90%、95%的网民需求的把握”。于是薛蛮子成了最早投资265的人。
IDG的投资经理找到蔡文胜,希望投资265。在北京,蔡文胜见到了IDG的合伙人过以宏,侃了半天域名生意之后,隔壁的熊晓鸽、周全等也纷纷跑过来听他讲故事。不过,他们对265生意只听懂了一半。2004年,265拿得了百万美元的投资。
在此之前,蔡文胜想买hao123,但他觉得是竞争对手,所以先托人去问hao123的创办人李兴平,李兴平拒绝了。2004年8月,蔡文胜突然发现hao123.com的注册信息发生变更,9月,蔡文胜亲自去广东兴宁找李兴平,这时候才知道hao123已经被百度收购。
“hao123可以说是贱卖”,错失hao123是蔡文胜的一大遗憾,对这段往事的回忆,蔡文胜认为hao123被卖也有当时的特殊情况。
2003、2004年左右,中国上下在整治黄色网站,其中有一个叫X365X的黄色网站被关掉,这个网站就把链接导向了265,如果不及时治理,265也面临关停危险,当时蔡文胜在托管局有些关系,并解释265是一个导航网站之类的,很快就度过了危机,而后X365X被关停后的导向直接指向hao123,前后来回三次,hao123陷入关停僵局,李兴平当时没有任何关系,只好到处寻求帮助,后来百度为hao123提供服务器解决带宽问题,同时,百度提出要购买hao123,于是双方达成购买协议。“最高的时候hao123为百度带来了30%的流量。到现在每年hao123给百度的贡献的净利润数亿人民币。”蔡文胜今天对这段往事无不感慨,“如果当年265买到hao123,将会改变整个导航的格局。
2004年,蔡文胜在广东兴宁与李兴平一见如故,二人整整聊了一天一夜。蔡文胜建议李兴平,看是不是还能做点事情,于是二人做了两个网站,一个是4399,一个是870.com,870类似于今天的多玩游戏网。前期主要是李兴平为主来做,蔡文胜只是作为投资人投了点钱。“李兴平在广东兴宁那边资讯比较落后,870就没有做起来。”4399的兴起则在二人的意料之外。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
2004年,拿到IDG风投的蔡文胜将265的总部搬到了北京,最初在故宫旁边的南池子租下一个小阁楼。暴风影音的CEO冯鑫第一次见到蔡文胜便是在这个小阁楼里,晚上12来点,蔡文胜约冯鑫喝茶,这么多年接触下来,让冯鑫感到意外的是,这个并非是中关村老人,也从来没有在知名IT公司工作的蔡文胜对互联网趋势的把握如此到位。
两三年前,一本《IT不再重要》的书籍在圈内流行,喜欢给人推荐书看的蔡文胜将这本书推荐给冯鑫,冯鑫又将此推荐给暴风影音的高管们。并且冯鑫专门请来蔡文胜给他们讲《IT不再重要》。令冯鑫哭笑不得的是,因为受这本书超前思想的影响,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里,高管们隔三岔五来骚扰他,提出各种想法。
“文胜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对新东西的学习能力超强”,冯鑫眼里的蔡文胜的确在慢慢蜕变。
2005年4月,由蔡文胜出资,邀请到150名知名个人站长、VC到厦门举办第一届中国站长大会。那次是蔡文胜第一次面对上百人演讲,上台时心跳加快,腿也开始打颤,于是他只好照着PPT原文念“大家好,我是蔡文胜”,台下一片笑声,他更加紧张,甚至想尽快结束下来。随后蔡文胜愈渐频繁地出入大小投资者或创业者大会,并且从容自如。在连续三届的站长大会之后,蔡文胜被称为中国站长之王,成为联系草根站长与商界VC名流的重要纽带。
“2004年到2007年,我大部分的精力还是在做265这个网站,同时我投资了一些公司,包括4399,zcom,包括暴风影音。”在这三年里蔡文胜虽然成功投资了许多互联网公司,但是在网际快车Flashget的投资上,却留有遗憾。
2004年,IDG投资蔡文胜时,蔡文胜对IDG说需要2000万买flashget,但是IDG认为当时的蔡文胜能量不够,所以只投了1000万。当时中国有75%左右的网民在用QQ,而flashget的网民覆盖率在90%左右。虽然2006年蔡文胜通过投资的zcom公司买到flashget,但是那时互联网的格局已经发生改变,如果蔡文胜能在2004年买到flashget,整个下载市场会是另一番格局。
2007年,蔡文胜将265卖给google,并从北京回到厦门。在反思创办265的这段日子,蔡文胜认为这是浮躁的三年。回到厦门,蔡文胜重新做回投资人的角色。
蔡文胜的办公桌对面墙上,用玻璃镜框装葺而成的28家公司名称及其logo赫然挂着,形成一个长方形。这些公司中不乏暴风影音、网际快车、58同城,还有一些他并不愿意公诸于众的公司。十年互联网圈的浸淫,每三年一个转变,如今的蔡文胜今更愿意做一个只管战略与趋势的投资人。两年前蔡文胜出任4399董事长,主要负责战略,李兴平负责产品。

我的人生游戏还没有答案
2008年,种种因由将蔡文胜带入另一番境地,过去只是作为小游戏平台4399的投资人,从此开始,他就任4399董事长,并参与到公司的战略管理与人事管理上。
2004年下半年,蔡文胜与李兴平相见恨晚后,二人开始悄悄合作,做小游戏网站4399。4年多的时间里,4399主要以李兴平为主,蔡文胜只是在资金上的投入。这期间,4399主要提供免费的Flash小游戏服务,并没有太多盈利。2008年,网页游戏陡然爆发,4399开始引入网页游戏,凭借早先积累的用户,开始迅速赢利。此时,陆续有大公司及投资商向4399抛出橄榄枝,蔡文胜与李兴平二人商议决定不卖。2008年,4399在厦门正式成立组建团队,并进行商业化运营。
提及游戏,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打打杀杀的对抗,过去许多年,蔡文胜也是这样看待游戏,2008年更多参与4399的管理之后,蔡文胜发现游戏这个产业非常巨大,除了过去所说的大型游戏,它甚至可以延伸到动漫、电影等更多的产业链条上。
蔡文胜与游戏的结缘还可以追溯到2002年,2000年到2003年间,蔡文胜闷头在厦门做域名投资,并建立其自身对互联网的认识与判断。
2000年左右,中国第一批做游戏的网站有两家,一个是联众,一个是笑傲江湖 ,联众是棋牌类游戏,笑傲江湖是文字MUD,并且这两家都卖给了海龙控股。后来笑傲江湖在2002年没有做起来,其域名掉了,又被蔡文胜抢注到。蔡文胜查了查它的资料,发现笑傲江湖是很有名的游戏,于是,他去买了一套游戏叫《阿男江湖》,套在这个网站里面,当时通过这个网站一个月能赚几千块。
2002年,盛大 代理韩国游戏《传奇》的模式大获成功,蔡文胜当时注册到一个域名叫chuanqi.com,最开始流量很少,后来因为《传奇》起来,一天的流量能达到几万。当时包括新浪、搜狐和网易 在内的三大门户看到盛大能赚到钱,一窝蜂去代理2D游戏,前两家因为单纯的代理方式而没做起来。当时以IM起家的腾讯也代理过一款《凯旋》的韩国游戏,但都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网易的《大话西游》结合中国本土做了改变,并成为中国游戏产业史上的一款大作。史玉柱带着《征途 》开拓了一个游戏的免费时代,之前玩游戏是收点卡赚钱,《征途》游戏本身免费,通过增值服务(比如道具)收费。到2008、2009年,完美 的成功是基于引擎的成功,靠批量的订购。
2009年大型游戏的增长乏力,业界有声音认为游戏市场是不是不行了,也有人站出来反驳,蔡文胜就是站在反驳队伍里的其中之一,“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这个错误在于游戏并不只是代表大型客户端,游戏可以是很多方面。”他分析,2009年游戏产业最大的突破是网页游戏、social game(社交类游戏),social game还没有办法大规模赚钱,但是网页游戏是可以赚到钱的。一个好的网页游戏,一个月上千万的收入,甚至更好的网页游戏一年能到几个亿的收入。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认为蔡文胜懂得草根用户的需求,这是他最大的竞争优势。蔡文胜原本可以将4399总部放到北京,但他还是觉得厦门好,可以踏实地做一些事,待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容易忽略二、三线城市甚至四、五线网民的需求。所以他每隔一段时间会到北京东面的建外SOHO办公,他曾总结过自己在北京的90小时:“参加朋友聚会一次,和其他公司谈合作开三次会,公司内部开会五次,办公室见面谈事八次,签了一堆文件。感冒发烧浪费了八小时,睡觉用了二十小时。本想看场话剧也取消了,计划中要见一些人没办法了。能做的事太多,时间却永远不够用。”老觉得时间不够的他说,“还做几年,还要再做几年。”
“以前大部分人认为游戏只是在黑网吧里,不吃不喝地玩,以后每个人都将会是游戏的用户,可以说是全民游戏。4399平台上的益智类、教育类游戏适合3到5岁的小孩玩,偷菜这样的游戏让90岁高龄的老人也能找到乐趣,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游戏,未来的游戏空间还能大。”讲到这里时,蔡文胜声音大大提高了分贝,眼睛也放出光芒。(编辑/卷毛兔)
林子超外贸高端B2C群 36638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