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读书笔记.

鲍超我觉得可以称为晚清第一武将。绝对的吕布级别别的人。就是张飞,关羽级别的人跟鲍超硬打恐怕也是白给。

生于道光八年卒于光绪十六年。(1828年-1886年),字春亭,后改春霆。

本来有个墓的,不过1958年被视为无产阶级叛徒,被毁了。 跟香帅张之洞的墓待遇差不多。

鲍超猛到左宗棠打败仗,把左宗棠的旗换成鲍超的旗,就没人敢打了。

猛到当年英法联军到圆明园,咸丰和慈禧让他去护驾。

猛到打的太平天国的陈玉成一败再败。 以数十倍的人包围了鲍超,鲍超就能突围反败为胜 。猛到一辈子几乎没有打过败仗。

他不识字。

但是,似乎每个人都看中他。曾国藩很喜欢,胡林翼很照顾(有个文化人,学政吧,就是省教育最高的官,三四品,有回吃饭,胡林翼鲍超还有他,不少人一起。 那个人有文化,看不起鲍超不认字的人,吃饭的时候谈谈诗词歌赋呀,欺负鲍超同志。第二天胡林翼请客吃饭,喊了这个学政还有鲍超,批评了个把时辰这个读书人,最后又强迫人家拜把子,学政年龄最小,当三弟。胡林翼大哥,鲍超老二,说以后小弟弟不听话,当哥的可以随便骂,随便打。 胡林翼文化人,骂骂就可以了,打的活自然就给鲍超同志了。之后,这位文化人不到两年后英年早逝。),李鸿章很无奈(光绪十六年后,鲍超挂掉后,四川的地方官,巴结李鸿章,给鲍超整个罪名,说贪污腐败,打算查抄他家,李鸿章骂了那个省长,你想让天下骂老子呀。)

救过姜忠源,救过胡林翼,救过曾国藩,等等,打过无数的硬仗

鲍超:一战成名亿生寺
咸丰七年(1857)六月,陈玉成率5万大兵来冲击湖北的黄梅。黄梅这个地方很重要,从安徽进入湖北,这个地方是一道关卡。如果把黄梅破了,那往西边,黄州、武昌,指日可待。所以当陈玉成大敌来侵的时候,湖北这边由都兴阿率领多隆阿鲍超去抵抗,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援营部队。但是,当时湘军的精锐不在湖北,都由李续宾领着在江西攻打九江。都兴阿这一支军队,用来抵抗陈玉成,一个是精锐不够,第二个人数也偏少,加起来不过4000人左右,其中有3000是霆军,都是陆军,步兵,另外就是多隆阿的骑兵。
都兴阿在经历了初期几个小战役接触之后,发现这陈玉成太厉害了,连折几员大将,几支小的部队都是成建制地被陈玉成给剿灭了。当时他们都驻扎在黄梅的亿生寺附近,都兴阿就说,我们要撤退到长江边上去保护水师,同时也可以扼要驻防。–他不说自己是撤退,他说我们换一种打法,去跟水师在一块,可实际上这就是撤退:把黄梅那条大道让出来,你躲在长江边上,陈玉成到长江边上找你干嘛呀,人家的目标是要打到武昌去;再说,湘军的水师这会正在全力支援李续宾攻打九江,他也没工夫跟你去抵抗陈玉成。
将领们开会讨论,有几个营官同意撤退,只有鲍超不同意。鲍超说,这哪能退呢,我们怎么也得把这个重要的关卡给守住啊,这退了之后,局势就不堪设想。
鲍超说我不退,公开违抗统帅的命令。这里显示了鲍超的血性,可是也能看出来,都兴阿这人,虽然是一个平庸的统帅,但是他并不是刚愎自用。要换成一别的人,将领敢违令,那我虽然说不会斩了你,但是我至少可以剥夺你的兵权,或者告你的状。都兴阿没有,都兴阿就是说,你要作战,那你留在这,我还是先把一些辎重军粮啊,转移到江边,做你的后援。多隆阿当时就比较犹豫,一开始他也是想撤退,听从主帅的号令,可听鲍超这么一说,他又有些犹豫,将领之间最怕的就是被人说你胆子小,懦弱。尽管这是主帅的命令,说撤退,可是鲍超跳出来说他不撤退,那么多隆阿就要考虑考虑了,是走还是留。
鲍超看出他的犹豫,就讲了这么一句话,说马队只有几百人,作战呢,“不敷应用”。那么你别去作战,你就殿后,看我霆字营的人,有谁作战的时候敢往后跑,你就在后面执行军法。也就是说,你来弹压战场的秩序,作战你不用参加,在马上看我怎么打仗就行了。这种话,反正听上去,不是滋味。说他不尊重多将军,他也挺尊重你;但是说他尊敬你吧,你又感觉这话里面,好像就是有调戏自己的意思。几百人骑兵“不敷应用”,这不能这样讲,这骑兵几百人,去冲击步卒的话,威力是非常大的。鲍超这样讲多隆阿,说你这骑兵只有几百人,不好作战,那你留在后面,看我打。多隆阿心里也有点难受,可是难受归难受,毕竟他们接下来的项目是要攻垒,确实多隆阿也帮不上忙,他就只有在边上看的份。
当时陈玉成也亲临前线,在战场边的黄腊山上,做了指挥部,先期将鲍超的营团团围住,就是前面介绍过的包营围营之法。然后,在包营围营的营之中,设了五座高垒,也就是五座碉堡,要用这个东西控制你出逃。因为他知道湘军的冲击力也比较强,光靠一般的围法,围住他们的营,一不小心还能被他们冲出来;但是有五座高垒的话,居高临下,进行打击,那么压制效果会更好。鲍超要突围,要对陈玉成施以迎头痛击,要硬碰硬,就得把这五座高垒拿下。高垒,石碉,是当时常用的一道工事,有两到三层,几丈高。里面也能屯下二三百人,墙上有炮眼,有枪眼,从顶上可以往下滚木头石头火筒。所以要拿下这高垒,比较难。
鲍超从军队里挑出精锐,分为五队,手下的营官哨官比较得力的,每人领一队,自己也领一队。指着最高的那一座,说,这个由我来攻,其他四座你们随便挑,每个队挑一座。就这样,出去分头攻垒。这是霆军作战的风格。鲍超的军队,没有太多规矩,最重要的有一条,就是每逢作战,营官、哨官、什长,从基层头目到高级将领,你都要奋勇争先。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说,一营作战,营官要冲到最前面,那是拍战争片,才这样突出英雄主义。霆军作战,派出去的军队都往战场上去,鲍超就站在一个方便观察的地形,拿出望远镜,观察局势;那些营官,都站在他边上,干什么呢?鲍超就看,凡是在作战中不勇猛,畏缩,甚至逃跑的,鲍超就告诉边上的,说你营里有谁跑了,营官就要赶紧进入战地,或者是亲手,或者是通过什长或者哨官,当场就要对逃兵军法从事。霆军作战,每次都是这样,养成习惯了。所以霆军的士兵没有什么后退的,后退肯定就是死了,往前走还不一定死呢。士兵已经形成了这样一种价值观。

但是这一次,情况危急,再拿着望远镜看来不及了,你要冲击人家的高垒。所以鲍超分为五队,自领一队往前冲。冲出去之后,确实难以攻下,其他四队“十荡十决”,不能得手,就僵持住了。
僵持就意味着霆军的伤亡越来越大。伤亡大到什么程度,其实大家可以想象,像《上甘岭》那种电影,就一个碉堡在那,很多人去攻碉堡,但是根本近不了身。或者近前呢,也是被撂倒。当然那一会太平军的火力,不像那么猛,但也是能够让来犯之敌死伤惨重。《上甘岭》里面出现了黄继光,所以攻碉堡的问题可以解决,霆军有没有黄继光呢?当然霆军的黄继光不是要光堵枪眼,还得攻进去,要拿下碉堡才行。有一位,这人叫余大胜,当时他是在鲍超这一队,鲍超这队攻了几次也不行。鲍超说这怎么办呢,自己还受伤了,很生气,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全队往前冲,也就是那种自杀式打法。
余大胜拦住他,因为余大胜有一门特长,跑步攀缘比别的士兵要厉害,他说让我先试一试。他用的什么办法呢?那个时候的枪炮火力不像后来那么密集,所以人要冲到碉堡墙下,还是有可能的。只是那会的炮眼枪眼比较高,甚至要超过两人立起来那么高,所以他要带两个兄弟,一块跑到垒下,“梯肩而入”,就是踩着别人的肩膀,从炮眼里钻进去;钻进去之后,要非常利索的,手刃开炮的太平军战士;再然后,赶紧要登顶,从上面扔下绳索,帮助其他士兵上去;把绳索安排好以后,还要负责与赶过来的太平军战士近身肉搏。这就是余大胜要完成的整个规定动作。他还不负众望,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敌垒,并且扔下了绳索,霆军士兵上去多了之后,可以直接开大门,然后连鲍超也进去了。
进去之后,这下,石碉里面的太平军肯定就投降了。鲍超这会做的第一件事,赶紧沿着垒墙,树立了十几面军旗。这军旗的意思,第一就是告诉其他四队,我又夺了锦标,大家五队来比赛,我先成功了;第二,用来摧毁太平军的斗志,看,你们最高的垒都被我们夺下来了,再顽抗下去,没有好结果。一个是增加己方的士气,一个是消灭敌人的斗志。可以想象,在那天昏地暗之中,一个高垒上,突然树立起十几面军旗,而这军旗,白色的底子,上面除了三个黑丸,别无他物。在这种场景下看到这旗帜,应该有一种肃杀的感觉,很压抑的感觉。对于其他四队来说,愧愤交并,羞愧的是连主帅都上去了,我们这还没攻下,然后羞愧转为对太平军守军的愤怒。而太平军的军心,也确实动摇了。所以也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其他几垒也都先后被攻下。
那么失去了几座坚固的营垒,太平军就乱了。因为我们已经强调过,太平军如果有5万大军的话,里面真正能作战的不会超过4000人,其他的以乌合之众为多。这样的队伍构成,排阵、行军,还行,但是到具体作战、近身肉搏,就容易乱阵脚。所以当这几垒被占领之后,太平军一方,小奔引发大奔,一溃激成全溃,全都往后方跑。陈玉成在指挥部亲眼看到这一幕,很失望。据后来的谍报,说陈玉成在战后开检讨会,就说了一句,说湖北军中现在出了一个鲍超,以前还不知道,这个人厉害,以后要小心他。
最后清军大获全胜,这就是亿生寺之战。在这一战,我们看到的都是霆军如何如何,难道多隆阿真就站在一边观看比赛吗?怎么说他也是一代名将啊。
上面的描述,取材于陈昌撰写的《霆军纪略》。陈昌是鲍超的老乡,他这本书,用今天的话讲,可以算“鲍超将军口述实录”。有很多材料,很多细节,都是在当时人的书信笔记中找不到的,都是鲍超在家里接受他的访问,告诉他的。这一战,鲍超讲得很详细。但是我们会有一个疑问,鲍超在回忆这一战的时候,是不是有吹牛啊,把自己说得那么英勇。提都没有提多隆阿,这么重要、这么辉煌的一战,难道多隆阿真就躲在边上吗?所以呢,我们要多方取证,来看一看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多隆阿后来战死在陕西,来不及搞一份口述实录,只有他的一个部下雷正绾,给他编了一份年谱,叫《多忠勇公勤劳录》,光绪元年编的。要强调的是,这个年谱也可信度很高,雷正绾是他的部下,而这一战,雷正绾也参与了。可是我们看这本书,就会大吃一惊:亿生寺一战发生在咸丰七年(1857)七月初一日,可是在年谱里面,“七月初一”,这四个字都没有,那一天根本没有记载。如果我们光看多隆阿的年谱,就不知道有过这么一次战役。

这就问题来了。当然,从陈玉成来攻湖北,然后到退出,这个在年谱里面有记载。它距离七月初一最近的一个日期,是五月二十四日,里面记载说,敌军来攻,越来越多,我们每一天都很紧张,“列队相持”,每天都是高度戒备。–其实就是被太平军不断包围的过程。接下来又讲了几项,像多、鲍联手摸黑去偷袭,这么些小战役,但是七月初一这一场仗,没有记载。最后有一个总结,就说“将军恐”,都兴阿害怕,下令全军撤退,另外一支军队因为不慎引发营内的火药爆炸,主将王国才被炸死。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说到底退还是没退–九江那边派出水师来援助,然后水陆并进,冲破敌军的包围,将敌人打走。
那这份记载,就和前面讲的完全是两码事。两位这么重要的将领,参与这么重要的一次战役,事后的记录,竟然大相径庭。这未免太奇怪了。如果只有这两份材料,我们还是没有办法断定事实的真相。我们可以说,陈昌也好,雷正绾也好,这两人就是鲍超和多隆阿的代言人,各执一词;我们如果找不到更可信更持平的第三份证据,就无法判断当天的事实真相如何。今天我们讲,碰到难题要相信组织,当时这两人也有组织,组织上还有个领导,叫胡林翼。胡林翼在战后有奏折,奏报这场战役,我们来看看胡林翼的奏折是怎么写的。
胡林翼的奏折,描述战场上的分工时,说霆军去攻垒,多隆阿的马队就去搜杀边上村落民舍中的伏贼,因为太平军总是喜欢在民舍里安排伏兵。那么,这一看,多隆阿就参战了。虽然他没有攻垒,但是他至少参战了,并不像鲍超回忆所说的,多隆阿就站在边上看着。可是胡林翼这个奏折,用了春秋笔法,不动声色之间已经下了褒贬。我们看末尾这几句,“马步各军大获全胜,前后斩馘以万计,为楚军罕见之奇捷,据都兴阿查明,谋勇兼全,首先登垒,战功懋著各员弁,声请随折先行保奖前来。其鲍超一员,连日血战,率同亲兵累尸登垒,身腿受伤仍不少却,尤为忠勇罕匹”。你看这个里面讲的, “马步各军大获全胜”,这是开头,就说骑兵步兵都参战了。多隆阿是率领骑兵,鲍超率领步兵,可是到最后,这个声明保举、奖赏,声明功劳最大的,只有鲍超一个名字,根本没提到多隆阿。刚才讲春秋笔法,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当时的奏折,主要是要报告战况,战绩最卓著的那一两个人,名字也要列出,但不会太多,随着奏折,还有一个“附片”,“附片”就是列名单,本次战役有谁谁谁作战勇猛,受了什么伤,打下了什么地方,应该给他最高的奖赏;又有谁谁谁作战如何,应该给他一个次一点的奖赏;又如何如何……名单就这样列,一级一级。那么列名最高奖赏的,有一名满洲骑兵,但他是隶属于都兴阿的麾下,他的战功不是亿生寺之战,而其他四名,全部是霆军士兵,都是在亿生寺这一战立的功。这已经可以看出,不仅是鲍超在这次战斗中获得了最高的个人奖,霆军也获得了一个集体奖。多隆阿以及他的骑兵队,根本没有上保单。很明显,胡林翼提到骑兵参战,提到多隆阿的名字,只是给他留一份面子,不细看的话,就以为他也参战了,但是看看保单,就知道真相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