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从真到善    品味人生
——与天津富海龙珠冯海滨对话感悟

题记:  人生不是一场场物质的酒肉宴席,反而是一次次灵魂的陶冶升华。认真做事,一尘一土间都能够步步生莲;友善待人,不倨傲,多吃亏,终究会吸纳满天下的朋友;禅以待己,不固守,不执拗,清心寡欲,人生的厚度与纯度才能得到超越时空的升华……
在号称国际大都市的天津,不知道富宴楼和富海龙珠金翅楼的人不多。10年间,慕名前来浸透着中西文化底蕴的这两家饭庄、酒店餐饮、婚宴、为老人祝寿、为新生儿接福的天津人以及黄头发、绿眼睛的国际友人至少有128万人次。当然,很多是每月都来或每年来几次的。然而,知道天津富海龙珠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是谁的人却很少很少,能走进他内心世界与之品味人生的更是廖若星辰。或许,他就是形在世道、神在天道,若隐若现的一颗星辰。
他叫冯海滨,1969年生于河南林县南采桑村。谁能说清楚,他的爷爷、爸爸45年前为他起的名字会与今天的天津滨海新区冥冥之中相隐喻?真真切切的是,南采桑宋代以后再无桑可采,吃水贵如油。1942年,华北大旱,林县奇渴,加上日寇扫荡抢掠,乡亲们扶老携幼为喝一碗水,成群结队逃水荒,饿殍遍野毫不夸张。3里相邻的土门村王秋保一家老小6人不愿抛尸外乡,5人活活渴死在家。呼天戕地啊!
1947年,血气方刚的爷爷撇下菩萨柔肠的奶奶和襁褓里的爸爸,跟着刘邓大军南渡黄河打天下,隶属9纵25旅73团。不幸,在禹川战役负伤,不长眼而又似乎长了眼的子弹穿透爷爷的左胸距离心脏刚刚9毫米!爷爷复员回家后当石匠、做木匠,样样拿得起、放得下,高兴时常捋着胡须、搂着五六岁的小海滨笑哈哈地说:子弹没眼,老天有眼,善人必有善报!
血气方刚而又经过炮火洗礼的爷爷,练就了做人做事说一不二的较真品行。20世纪60年代,林县又逢连年干旱。55万林县人民组织起来开始了劈开太行山、修建红旗渠的旷世壮举。爷爷首当其冲,断续干了6年。1965年深秋,红旗渠一干渠桃园渡桥动工在即。设计专家断言:在壁立千仞两山夹一谷不足百米的峡谷中建一座高24米、宽6米、长100米的泄洪水、流渠水、通汽车的三用渡桥,书上还没有这种设计。爷爷和同事们说:书上没有,我们建成写到书上不就有了吗?随后的150天里,爷爷在工地监督检查施工质量,石头打锻要有头有脸,砌缝要横平竖直,三合土泥浆休想偷工减料。不少乡里乡亲至今说起爷爷“钉是钉,铆是铆”的认真劲儿,还钦敬不已……
父亲也曾跟着爷爷在红旗渠支渠配套工程中练就了石匠、泥瓦匠手艺,但他更多继承了奶奶的慈悲柔肠。“文革”中农民外出搞建筑,曾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年年批、月月斗,父亲就夹着这个“尾巴”南下郑州,西奔太原,北闯天津搞建筑,学会了电焊、氧焊、看图纸、搞预算。80年代时兴了“白猫黑猫”,父亲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林县采桑一个乡在天津的建筑工匠就达3000人,东姚乡2000多人,全县2万多人。以至于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不禁感慨:我在天津每驱车行驶一分钟,就会看到一个林县人的工程!父亲20年间承建了大大小小30多个工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业已铺就,左右逢源。因为他始终奉行与世无争,吃亏是福,人是仁山,水是财流;人和财生,挡也挡不住,抢抓硬拽财不来。
爷爷、父亲的故事自幼在小海滨心里萌芽。初中毕业那年春节,小海滨扑通一声跪在爷爷膝下,要跟爹外出。爷爷打量着孙子稚嫩中略显敦实的身板和那双凝神的明眸,在他臂膀上猛拍一掌说:长大了!光在红旗渠水库里扑腾不够,到天津闯荡渤海吧!
小老虎似的冯海滨,在父亲承建的工地上递砖头、送泥浆,不时瞄一眼匠人砌砖、抹灰的手艺,还闭上一只眼目测横平竖直。仅仅当了7天小工,他手握爷爷给他的瓦刀找爹吼道:我要砌砖垒墙!父亲笑指一截半垛子墙说,憋不住了,比试比试吧!
打那儿起,冯海滨砌墙、抹灰、搭支架,上梁、穿管、贴瓷砖,踏踏实实当了5年匠人。他对工程质量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又当了2年会计,工程预决算严丝合缝,甲方都喜欢与他打交道。23岁时,冯海滨已经能够统领千军独立承建各种工程了。
1994年,冯海滨独立承建了“福东里”3栋楼,第二年承建了“安华里”2栋楼,紧接着,“芳水园”“翠水园”“莲水园”“顺水园”的甲方纷纷把楼盘交给他,冯海滨在“梅江小区”连续干了10年,还有很多工程等着他……
为什么别人找不到活儿而冯海滨的活儿却“四水连做”、越做越顺、源源不断?因为质量高,信誉好。他承建或参建的“安华里”工程获建设部“鲁班奖”,“莲水园”5万平方米工程,以独特的造型和创新的工艺,获“海河杯金奖”。尤其是正在建设中的12.9万平方米的“和平新华世纪广场”,地下3层,地上33层,建筑质量和施工工艺刷新了天津市多项记录,被誉为标杆工程。
事业的成功使得冯海滨的视野更宽、境界更高了。2001年他在承建河西区解放南路富裕广场楼盘后,索性买下了5层2000多平方米的商业房,兴办了“富宴楼饭庄”大众餐饮店。2008年建成河西区九龙路“荣华里”5万平方米楼盘后,他对附近的历史文化发生了浓厚兴趣。这里曾是八国联军的租界,他承建的楼盘裙楼地下曾是美国兵营的水上俱乐部,不远处是清王朝退位后溥仪流亡天津的宫廷,简直是百年天津政治、经济、文化以及中西文明碰撞的影缩。冯海滨又用所得工程款买下4000平方米裙楼商业房,开办了具有中西文化深厚底蕴的“富海龙珠金翅楼”!
癸巳年初秋一个爽朗的下午,金黄的阳光把富海龙珠金翅楼涂抹得金碧辉煌。我们几位文化人随冯海滨步入厅堂,范增先生手书《名家典藏》的牌匾赫然入目,佛教文化、雅典文化、根雕、收藏等文化精品目不暇接。坐下来品茶聊天——海滨说:做事必须求真,科学的东西来不得半点马虎,也不能单凭自己的主观臆断。爷爷“钉是钉,铆是铆”的性格在我身上有传承。但做人更重要的是心善。自己心善,与人为善,家庭和睦,社会和谐,身心康乐,这才合乎人生的目的。从真到善,是人生境界的提升。这一二十年我对佛教渐入佳境。东方禅艺书画院首任院长钟文方居士、少林寺主持释永信大师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富宴楼”我定位就是大众餐饮,盈亏我不在意。附近一位孤寡老人做饭有困难,政府每天补助10元钱,我们至少保证老人吃到30元,员工们轮流为他送了3年饭。“金翅楼”以文化交流为主,附近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等教育、文化、科研机构林立,该挣1万,我挣三五千也就满足。钱财来自社会,理应回馈社会。诚如东坡《赤壁赋》所言:惟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耳得知为声,目遇之为色。今天吉日与你们几位相遇相知,与清风明月共享,钱财哪能替代?
经理张治英女士插话说,我们冯总对员工像兄弟姐妹,对客人像情人恋爱。员工和客人都觉得宾至如归!
我说:真、善、美是人类不懈的终极追求。真,求规律性;善,合目的性;美,是真与善的完美统一达到自由的最高境界。三者既相互融合,又呈递进关系。你从真到善,何不讲美?
海滨品了一口“龙井”说:我现在还摆脱不了很多拖累,心不完全自由。再说美要有足够的文化审美水准,这正是我向你们讨教、努力的方向。
不知不觉,已入子夜。虽滴酒未沾,心却酩酊大醉。躺到睡榻辗转反侧,脑海汹涌澎湃。10年前青岛一位企业家曾说,一般企业出产品,好的企业出精品,优秀企业出文化,传世企业出哲学。老子、孔子、柏拉图,培根、康德、黑格尔,释迦牟尼、苏格拉底的神灵,在我脑海奔涌如潮!一个人的思想应该把他们的哲学融会贯通;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文化更应该对他们兼收并蓄。如是,个人梦,民族梦、国家梦才不至于卑微、狂妄、空泛、痴人说梦……
我清醒着做了一夜“梦”,拉开窗帘举目,汹涌澎湃的渤海,正托举着一轮朝阳冉冉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