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贫僧一直觉得,哪怕是夫妻,也应该以道友对待,有各自的环境,才能相敬如宾,同登极乐,而不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另外,我还觉得,上班没有什么意思,现代社会,物质和精神都穷极而滥,我们改变不了什么的,独善其身已经很难了,明知深坑就不要往里跳。话虽这么说,真的见到理解的这么透彻,执行的这么坚决的同修,还是第一次。所以觉得很稀奇,也很高兴。而且,无心做的事情往往收获最大,所谓真士无心徼福, 天即就无心处牖其衷,事实上就以这一套别墅来说,他们的财产就不少了。一只麻雀都有自己的活路,放心走自己的路,老天是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饿死的。

贫僧去宋庄,主要是最近感觉功夫有些心得,想找人说说,谈谈。我虽然是出家人,在佛教圈子里我感觉反而很拘束,聊不起来。大约是我生性孤独,即使出家了也很难融入于固有的环境吧,不过也没有关系,佛门无限广阔,人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修行道路。

Z君和Y君还有一家酒吧,不过现在还没有开门(他们似乎也不想做生意),我们就坐在空无一人的吧台前聊天,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射进来。到了宋庄这样的地方,京城的喧嚣一下子消散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世界变得很安静。我总觉得无人的酒吧,就像无人的舞台、无人的体育场一样,那些绚烂过后的平淡,嘈杂背后的宁静,总在暗示着一些关于生活的秘密。

Y君问我喝什么茶,我说你架子上有那么多瓶洋酒,我们何不喝酒。她说那你自己挑,我们也不认识是什么酒。贫僧比较贪心,一杯还不够,拿了几种不一样的,放在那里慢慢喝,于是很充实,很满足。

现在越来越觉得,谈什么甚至做什么,这都是名相,都是无所谓的,我们都是演员,演出一个自己给别人看,但主要是给自己看。也就是体验自己能量的变化,通过这种能量变化来体验生活,通过感受活着来活着,因为感受活着就是活着。

曾几何时,我的心境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宁。以前也有许多次,朋友以伉俪身份请我吃饭或者去家里玩,而且女方往往是我喜欢的人,那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那个我向往多年,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幸福就放在面前,垂手可及,但又隔着一层无限坚固的水晶玻璃墙,只能看却绝对无法接触到的。据说在人死后,变成了中阴身,再来看这个生活过的世界,就是这样的感受。

Z君和Y君告诉我,人生的本质之一就是孤独,这是无法改变的。婚姻并不是两个人默契无间,也不是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更不是灵魂伴侣那么的亲密。婚姻只是一个人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有人愿意拉你一把,相互撑持着过下去。生性孤独如我,大约无论多么孤独艰苦,也坚信本性一切具足,坚持等待日出,不愿向人倾诉,所以永不会走入爱情或婚姻的领域吧。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