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产品.

慕尼黑的山姆威尔三兄弟堪称欧洲最成功的IT企业家,但也是最有争议的。因为他们总是模仿复制现有的成功互联网企业,并经常将公司卖给原创意拥有者,所以有“克隆王”之称。这种抄袭策略令他们树敌众多。

他们创建的利润丰厚的公司分别被eB ay、Groupon和新闻集团收购。他们将盈利投资于Facebook、LinkedIn和Zynga等著名互联网公司。他们持有的Groupon股票估价超过10亿美元。他们的孵化器R ocket Internet在德国和国外创造了众多增长迅速的网络公司。

马克、亚历山大和奥利弗·山姆威尔三兄弟是欧洲最成功的网络企业家。然而他们也是最有争议、最让人嫉恨的。从巴黎到慕尼黑,在任何互联网会议上提到山姆威尔,人们可能会不屑一顾地称他们为“克隆王”。因为,他们总是复制现有成功网络公司———从Airb nb到Pinterest———然后再将复制品卖给原始创意拥有者。这一策略令他们树敌众多:“山姆威尔兄弟是可耻的窃贼,”企业家贾森·卡拉卡尼斯在微博中说“夜晚他们如何能够安睡?”

现在三兄弟不仅要面对同行的蔑视。RocketInternet的员工们纷纷辞职。据前高级经理克里斯蒂安·韦斯说,已经有25人提交了辞职报告。其中包括准备创办自己的孵化器的韦斯。去年12月,一份内部备忘录泄露之后,奥利弗·山姆威尔被迫公开道歉。在这份备忘录中,他告诉员工说,“我将拼死获得成功,我希望你们亦然。必须明智选择发动闪电战的时机,让每个国家用血来告诉我这个时机。我已经准备好———任何时候!……我不接受意外。我希望这个计划得到你们的认可:你必须用血签名。”

那么山姆威尔兄弟是什么样的人?

“我很少接受采访———几乎从不。”去年9月末的一个下午,奥利弗·山姆威尔在他们的风险投资公司EuropeanFoundersFund(欧洲创始人基金)的慕尼黑总部接受采访时说。39岁的奥利弗身材瘦削,穿着合体的衬衣、牛仔裤和一双古奇运动鞋。

37岁的亚历山大也在办公室,他穿着一件蓝色的鳄鱼牌衬衣。这位最年幼的山姆威尔拥有牛津大学的硕士学位和哈佛大学的MBA学位。41岁的马克是三兄弟中最有个人魅力的,目前正忙于G roupon的工作。

亚历山大很热情,但显然奥利弗才是公司发言人。“我们是公司缔造者,我们不是发明家,”他说,“建筑师另有其人,我们只管建造。”

奥利弗竭力反驳“金钱是他们的唯一动机”的说法。“如果我在意的只是钱,那么很早之前就会收手不干了。”他说,他们真正的动力在于求胜:“为了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我们是最棒的。”

在一个推崇革新的行业,山姆威尔并非创造者,但他们的高效率却无人可以否认:他们发现美国或亚洲的成功创意,再在新的市场进行复制。在很多非英语国家,比如德国、中国、俄罗斯和巴西,都可以找到他们的“克隆”。

“这已经成为一个笑话‘你最好小心,否则会被德国人干掉。’”旧金山LeWeb创始人卢瓦克·勒默尔说。他说他并不是要抹黑山姆威尔兄弟,相反,他把他们当作朋友;但是,让他担忧的是,他们的成功可能帮助鼓励其他的复制品。“山姆威尔兄弟赚了很多钱,但他们的做法正在扼杀欧洲的创意,告诉年轻人赚钱的理想方式就是复制美国的成功企业,然后将它们卖给原始创意拥有者。”

2010年,企业家斯特凡·格兰泽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提出了类似观点。他说,柏林的米特区已经成为克隆数字公司的全球中心,号召投资人和企业家“鼓起勇气,立志高远,尝试改变世界,而不是追逐最容易赚的钞票。”

在他的文章发表不久之后,两名曾为山姆威尔兄弟工作的企业家找到格兰泽说,谈到打算克隆团购网站G roupon,取名DailyD eal.“当(法比安和费里·海勒曼)告诉我G roupon的商业模式,我深受震动。”他软化了原来的立场。

格兰泽说,“我说,虽然在两个月前我还写了篇文章,声明我多么鄙视复制创意,但事实上我发现自己也能参与到创意抄袭中。”他和人创建了Reb ateN etworks(重孵网络),将这一模式出口到欧洲、东南亚和中国。“从生意的角度,这是增长最快的业务。”格兰泽说。2011年9月,DailyD eal被G oogle收购。传闻说收购价在9800万至1.3亿英镑之间。事实证明,怀疑派也很容易被克隆的优势说服。

这个被山姆威尔兄弟证明无比高效的模式,部分源于eBay早期的疏忽。1998年,兄弟三人住在旧金山时,马克发现他的很多同事都在使用eBay.圣诞节,三人聚在一起热烈讨论了一番,认为eBay在德国市场同样适用。

欧洲第一经济大国,在1990年两德统一之后经历了10年的剧变,但《零售法》的重点依然是保持社会风俗而非促进商贸。周日购物法具有局限性,在零售折扣问题上,德国拥有欧洲最严苛的规定。网上拍卖至少可以给德国人提供一个买到便宜物品的机会。山姆威尔兄弟说他们给eBay写了几封电子邮件,建议该公司在德国建立网上拍卖平台,并愿意担任德文版经营者。但他们没有收到答复,1999年1月,三兄弟回到德国,招募了3位朋友开发自己的平台。

1个月后,他们创建Alando———德语拍卖网站。上面拍卖的第一批物品包括兄弟三人童年的玩具:亚历山大卖掉了他的火车,马克卖掉了一双轮式溜冰鞋,奥利弗卖了一些纪念币。他们还创造了“门类守卫”,负责网站不同区域的管理。“我们有一个人负责邮票买卖,一人负责电子消费品,诸如此类。”奥利弗说,“我们采取了主动,并没有等待市场的建立。”

上线100天后,A lando以350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eBay.“这头3个月的重点在于执行,”帮助Alando解决技术问题的尼科·瓦什说,“它创办的时候,在德国至少有18个拍卖网站———我们并非唯一。”

1999年9月22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关于山姆威尔兄弟和Alando的文章,详细描述了他们如何启发其他的德国新网络公司。德国版eBay的成功,也让美国技术公司认识到德国市场的潜力。前eBay首席执行官梅格·怀特曼在她的自传中回忆道:“当eB ay德国版启动,它就像一枚火箭迅速腾飞……在所有版本的eBay中,德国是增长最迅速的。”

山姆威尔兄弟在eBay待了一年,离开后又创建了Jamba!———一个移动电话内容平台。三兄弟再次显示他们的企业家天分:最初,收益并没有达到期望,奥利弗决定放弃推销独立铃声,而决定创造订阅模式。他们还采用了当时的网络企业很少使用的方式———大量购买电视广告。“很多人认为,这样做入不敷出,”马克在2007年的Google时代精神大会上说。“我们一步步地实验,

先投入1万美元,然后是10万,然后100万。2005年,我们一个季度在全球电视广告上的花费就达到7000万美元。“

三兄弟还出资创造了移动通信时代的一个代表角色:疯狂青蛙。疯狂青蛙铃声很快在欧洲位居下载榜首位。2004年,Jamba!以1.76亿英镑卖给网络基础设施公司V eriSign.这笔买卖证明了,克隆他人创意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三兄弟投资了德国版的Y ouTube(M yV ideo)、Twitter(Frazr)和Facebook(StudiVZ),以及其他一些抄袭美国模式的技术公司。虽然不能确保100%的成功,但是足以证明他们可以将克隆模式再进一步。2007年,他们创建了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即批评者口中的“克隆工厂”。奥利弗则更愿意称之为“企业家联合国”。在其网站上,RocketInternet声称在20多个国家都有他们孵化的新公司“昙花一现”也许是困扰网络企业家们的咒语,但Rocket信奉的是:赶快卖掉。

2011年8月9日,柏林新技术公司6Wunderkinder刊登了一篇博客,宣称,“反抄袭革命现在开始。”该公司的美国媒体官员和英语市场经理试图用这篇博客号召柏林的企业家们拥护德国革新精神。但此篇博客的灵感其实来自6Wunderkinder的德国创始人,25岁的克里斯蒂安·雷柏。“抄袭并非试图改进创意,让它变得更好,他们只是简单地复制,然后力求尽早卖掉。”

一系列革命性的新技术公司在柏林诞生,包括SoundCloud、R eadM ill和A men.雷柏认为是时候表明立场了。他的公司最近获得了总计270万英镑的风险资金。音乐分享平台SoundCloud的创始人之一阿历克斯·容冶说,“这是一个积极的动向。”

2007年,容冶和他的同伴埃里克·沃尔福斯从瑞典来到柏林“我们碰到了很多新公司,总是一些针对德语市场的复制品,”容冶说“但抄袭创意不是我们的风格。”容冶认为这极不和谐“柏林的精神是反传统的,在我看来,新技术公司也是反传统的。它们的目的是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情,”他说,“是无中生有,改变规则。克隆给一个地方带来改变,但宏观上说,只是在复制已有的东西。”柏林富有创造精神的企业家们谈到,按照包豪斯传统发表一份“宣言”“但是宣言给人的感觉像是要创建一个政党。”Am en创始人菲利克斯·彼得森说。

容冶赞同说“我并不主张说‘这里有20条规则,如果不遵守规则,就不可以加入俱乐部。’”于是起草宣言的计划被搁置。

关于柏林的克隆文化的讨论引起了硅谷大腕的注意,2008年,TechCrunch创始人迈克尔·阿灵顿说,“如果你的网络应用还没有德国克隆版,那么说明你还没有真正成功。”

2011年6月,旧金山的私人房屋租借平台Airbnb提醒其用户冒名网站的存在,关于克隆的争论更加激烈。发自detectives@airbnb.com的一封电子邮件说:“一种新的诈骗形式,Airbnb的克隆,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发现这些骗子有着抄袭网站的历史,他们疯狂地盗窃被抄袭网站的客户,然后试图将克隆版卖给原始创意拥有者。”其中并没有提到山姆威尔兄弟的Wim du(德国版A irbnb)和中文版的A irizu,但显然有所暗示。

在慕尼黑,奥利弗·山姆威尔并不觉得需要向任何人道歉。他拒绝多谈G roupon,也回避了一个关于疯狂青蛙的问题。

三兄弟的沉默不难理解。最近一篇关于他们的文章,2011年2月德国《经理人》杂志上的一篇特写将三兄弟比作透过窗户就闻到“金钱味道”的“狼群”。文章讲述了两名克隆工厂的常驻企业家在CityDeal被卖给G roupon前不久被解雇,让他们一分钱也没有收获。

奥利弗坚持说“虽然有些媒体喜欢乱写我们的公司,我们也是讲究忠诚的。”

他提到了不久前路透社的一篇报道,讲到在首次公开募股前,G roupon曾请求CityD eal帮助解决Groupon美国市场业绩下滑问题“这是因为我们这里的高品质工作,也因为忠诚,”他说,“我们兄弟之间讲忠诚、公司创始人之间讲忠诚。当然,这并非一个绝对的全理想世界,”他说“我们用了100多人创建CityDeal,是的,我们炒掉了两个,但杂志就喜欢揪着这一点不放。”

奥利弗被认为是山姆威尔组合的驱动力。但他说,相比他的两个兄弟,他只能算是庸才。“我的弟弟可能是最聪明的,我的哥哥是最优秀的执行者———我在中间,”他说,“这是个完美的小组。”

他说他从没有自称发明人“我的优势从不在于,我是第一人,”他说,“我的优势在于我们造东西比别人更快更好,并且多次证明了我们的成功。”

当被问到,W im du的做法是否违规,他的回答毫不犹豫:“不。”

几周前,在柏林,R ocketInternet的常务董事弗洛里安·海涅曼和克里斯蒂安·韦斯忠实地捍卫他们的商业模式,但他们也承认,A irbnb-W imdu之争可能给孵化器带来负面影响。海涅曼说,“咄咄逼人并没有什么不对,只要没有欺骗。”他和韦斯都强调,他们并没有参与Wimdu的日常决策,但都承认这件事显然是有破坏力的。韦斯说,“人们将永远把它视为Rocket的一个污点。”

奥利弗更关心的是他所谓的双重标准。“在网络行业,人人都把这类事视为抄袭,”他说,“再看看现实。有多少家汽车公司?有多少家洗衣机生产商?有多少家百思买(全球最大家电和电子产品零售集团)?有人写文章抨击Dixons抄袭百思买?或是指责百思买抄袭D ixons吗?或是嘲笑德国电子零售商M eida M arkt抄袭Dixons?不。差别在哪里?它们不都是同样的?”

山姆威尔兄弟出生在德国科隆,三人从小就亲密无间。他们一起玩冰球,一起度假,梦想着一起开公司。他们的父母都是律师,给他们提供了众多的灵感。奥利弗说:“我们从小就被灌输辛勤工作、好年月、坏年月、服务顾客……就像就读一所迷你商业学校。”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三兄弟还根本没有注意到互联网。吸引他们的是低价航空公司。维珍航空的理查德·布兰森和瑞安航空的迈克尔·奥拉里都是他们的偶像。但问题是:他们需要一架飞机和大量的航空业经验。这似乎并非适合年轻人的行业。

“在我们分别只有12岁、14岁、16岁时就梦想着创建公司,”2007年,马克在Google时代精神大会上说,“问题是,我们先有企业家的梦想,但却缺少创意。”

奥利弗说,他们几兄弟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成年是一个“幸运的巧合”,当时,互联网正在改变商业。受网景公司创立的触动,奥利弗开始学习一切和新全球网络有关的信息。

三兄弟也许还缺少新创意,但他们已经知道了寻找方向。1998年,他们来到硅谷,在那里当实习生,晚上去听各种演讲。马克在2007年解释说:“我们听史蒂夫·乔布斯告诉斯坦福商业学院的听众‘忘记投资银行,忘记顾问公司,到欧洲去寻找爱情。’对于我们,这意味着来到美国,寻找创意,再回到欧洲创业,这最终变成了eBay德语版。”

除了复制他人的商业模式,山姆威尔兄弟还对原创网络公司,包括Facebook、LikedIn和Zynga,进行投资。“在某个时候,我们的方向发生了转变。”奥利弗说。TechCrunch在2011年2月报道说,三兄弟卖掉了他们的Facebook股份,大赚一笔。对此,奥利弗回答说,“我不能发表任何评论。我只能说,我们现在不是Facebook的投资人。”奥利弗还证实他们已不再是LinkedIn和Zynga的投资人。他拒绝详细解释,只是说,“它们都是我依然仰慕的优秀公司,但我们发现了我们真正的方向———建造。”2007年,奥利弗找到长期合作伙伴韦斯,提出联手创造新型孵化器,致力于从零开始孵化技术公司。它的名字就叫:RocketInternet.

“我们一直对创造新东西着迷,”韦斯在柏林技术区的Sankt Oberhuolz咖啡店解释说,“我们研究了美国趋势、亚洲市场和非网络企业,思考要如何帮它们开展网上业务,因为我们在这个领域有一些经验。这就是Rocket的原始创意:将人才召集起来,然后一旦创意出现,能够抢先一步把它做出来。”

对于一家只有4年历史的公司,Rocket的表现可谓非同寻常。韦斯说,迄今为止,Rocket孵化了约30家新公司,只有5家失败。总结经验之后,他们可将最佳策略用于新公司。孵化器雇佣常驻企业家(Entrepreneurs-in-residence)监督被孵化的公司,但整体策略主要由4名常务董事制定。

“我们对原有模式进行系统分析,判断它是否适合我们的能力,是否有值得挖掘的市场。”Roket的常务董事海涅曼说,他正在Zalando繁忙的办公室内。这是一家以Zappos为原型的网上鞋店。据海涅曼说,Rocket决定是否孵化某个公司,无需漫长的分析和商业计划制定,而是寻找“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说,招揽顾客所用的成本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赚回来。

合理时间到底是多久“这要取决于平台的性质,”海涅曼说,“通常,我们努力在半年内,未必一定要盈利,但要达到一定边际收益。那么,如果你花钱吸引顾客,这位顾客需要在半年后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有所贡献。”如果无法实现呢“我们就会关闭公司。”

他否认山姆威尔兄弟孵化企业单纯为了尽快出售“我们永远不会随便孵化一家公司,然后寄希望于有人足够愚蠢,愿意买下它。因为你永远不能确信最后能够把它卖出去。”

海涅曼从Jam ba!时期就开始和山姆威尔兄弟合作。他拥有创新管理博士学位,他否认Rocket是个毫无原创的存在。“很多人不明白的是,革新并不只存在于概念阶段,也存在于执行阶段,”他说,“当然,概念层面的革新如果成功,将会收获累累。但是,在另一方面,失败、浪费资源的风险也很大,对吧?只要我们能够创造可持续性的生意,那就是成功的,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们能推出更多概念层面的革新是否更好?当然。”

“谁的创意不是衍生出来的?无论是艺术、音乐、文化、软件、技术,有什么不是派生出来的?”纽约的风险资本家杰瑞·科罗纳说。他正在柏林向未来的企业家们宣讲创业者的压力和风险“万维网协议发明人提姆·伯纳斯-李是不是要控告所有人侵权?你们全都在疯狂抄袭超文本链接。拜托!”他叹气说“如果真想竞争,那么就超越他们。我曾是第一个搜索引擎Lycos的投资人,但那也是建立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个研究基础上的。我的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为创建Lycos提供了启动资金。我们是否要控告G oogle?Goolge杀死了所有搜索引擎,因为他们做得更好。我要脱帽向他们致敬。”(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科罗纳说他和他的生意伙伴弗雷德·威尔森曾在拉美和中国见过类似情况。上世纪90年代,他们在两地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反抄袭运动的时机非常恰当,”他说,“它可催生出更多的Sou n d C loud.SoundCloud不是任何东西的克隆。它是柏林的具体化。它是文化,是音乐,是技术。但不是为了技术而技术。你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山姆威尔兄弟的所作所为,就不会有SoundCloud.”

“我知道在柏林有很多公司,它们的创始人通过克隆积累了需要的经验,”社交网站Pistachio创始人安东尼·巴尔巴说,“一味指责克隆的人忽略一个事实:它正帮助柏林培养下一代企业家。”

巴尔巴曾写过一篇玩笑式的克隆宣言。其中写道:“如果你无法回答你的新公司创意从何而来,那么你可能就是克隆。”但她没有发表宣言,却创办了cofound.me,为拥有创意和能够提供技术的人牵线搭桥。甚至连反抄袭运动的发起者雷柏也不得不认同,克隆也有它们的作用。“我们这些公司得以存在,要感谢山姆威尔兄弟,因为他们证实了我们能够在柏林创造快速增长的新技术公司,”他补充说“他们采用的是旧的方式,现在有了新方式:从创意革新入手。”

在解释抄袭可以帮助培养革新的观点时,奥利弗·山姆威尔和斯特凡·格兰泽都提到了日本汽车工业“人们都在谈论丰田普锐斯电动车,丰田的其他汽车呢?”奥利弗说“他们是首创者吗?不是。在此之前,丰田抄袭了德国汽车。日本人复制一切,然后推出了普锐斯。”

格兰泽说:“如果你和一个更成功,经验更丰富的人竞争,最好的方式就是抄袭,学习,达到一定水平后,开始拥有自己的创意。在过去12至18个月,这正是柏林的经历。”

那么,接下来三兄弟有什么计划?“我不能告诉你我的长期策略,”奥利弗说,但又暗示性地补充说“我们打算尝试全套创意点子。”与此同时,Rocket将失去两员大将。4名常务董事中有两人,韦斯和乌韦·霍斯特曼都决定离开。他们得到了4100万欧元的投资,将创建自己的孵化器Proj-ectA V entures,将在距离Rocket约500米的地方设立办公室。他们将和山姆威尔兄弟竞争,但不会全盘抄袭他们的配方。

原文:Matt Cowan

原载:WiredUKEdition

网址:

http://www.wired.co.uk/magazine/archive/2012/04/features/inside-the-clone- factory?pag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