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_secondlove.nl_.png

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互联网, 五星网站案例, 极客, 网站推广.

荷兰有个交友网站,叫做“Second Love”,有人译为“第二春”,也有人译为“第二爱”,说明白了,就是一个提供偷情机会的网站。这个网站别出心裁地提出“偷情有助于婚姻的稳定”的观点,目前据称已有50万注册会员。最近,这个高调的偷情网站惹来了不少争议。

荷兰偷情网站惹争议

该网站开宗明义地说,你可能有一段很好的姻缘,但你是否觉得一夫一妻制是否太单调了?你不想你的婚姻出现问题,但是枯燥能够令你幸福快乐吗?

网站还说,无论男女,多数人都赞同有点婚外情,不少人也偷过情。所以这个网站就成了给偷情者以结识偷情伙伴的一个平台,并且让他们自行选择偷情的程度和对象,匹配需求相同条件的相衬的一对。

这个网站自问世开始,就风波不断。先说一宗,是去年情人节前夕的事情。有位叫做苏菲的老太太,已经60岁了,写信给该网站的总编辑,称在这个网站出现之前,自己丈夫是个模范丈夫,可是,自从他在报纸上看到网站的广告,就坐不住了,于是私下在网站上登记注册,结果真的找到一个年轻一点的单身女子,而这个女子也是喜欢偶尔寻找一下刺激的。不过,老头子和该女子交往几个月之后,还是对太太说了实话,承认自己不满足平庸的婚姻生活,希望让激情再迸发一次,但是,发誓不会离开家庭。但是,老太太发现,丈夫还在和那位女子来往,并且丈夫认为,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然后有可以寻找“第二爱”的机会,是最理想的生活方式。

最后,这位老太太说,是“第二爱”这个网站毁了她的生活。

“第二爱”网站的总编大人却坚持说,人不能压抑自己的情感,但也不能超出自己实际能力范围。“你想买10件毛衣,但是你只有5件的钱,行吗?”他说。

作为“史上最高调的偷情网站”,“第二爱”甚至在荷兰报纸上刊登广告,引发了广泛的争议。荷兰国会中有个新教党简称SGP的,恪守极传统的基督教观点,视婚姻为不可侵犯之神圣,维护一夫一妻,推崇从一而终,自然对这样的广告不满,曾经在国会上向负责广告事务的内阁部长发问。谁知部长轻描淡写地回复道:这是私人生活的问题,我们管不了。

新教党还有个青年团,虽然知道无力禁制这个网站,但是希望通过另外的渠道,试图禁制该网站的广告,因此一纸投诉到荷兰广告守则委员会。该青年团认为,该网站有违社会道德,广告必须予以禁制。

但是,青年团也碰壁南墙,因为荷兰广告守则委员会回复认为,“第二爱”网的广告“并没有和社会形象相违背”,办得也“还像样子”,从广告法的角度不存在被禁制取缔的可能性。

好个“没有和社会形象相违背”,也就是说,这是社会的现实,偷情现象并不罕有,广告只是现实的衍生物。

荷兰一家具有宗教背景的媒体机构曾经特别对偷情现象作了个社会调查,对于偷情的原因分开男女作出反应,最多的原因是“有机会偷为什么不偷”、“关系趋于破裂”和“我爱上了别人”,男女比例差不多,排列前三位。而认为“我的伴侣无视我的情感”而出轨在女性中占绝对优势,“我的伴侣无视我的性需求”是男性出轨的主要理由。

调查还发现,在有过偷情行为的人士中,3/4并不因此而后悔。不过,社会上多数人还是不能接受婚姻之外的偷情。

荷兰的偷情,无论怎样说,是基于寻找激情、或者在平淡生活中再让感情奔放一次,而且是男女平等的“偷”,并不涉及利益输送和钱权交易。相比于中国有些在权力和金钱的诱惑下就毫无节操地委身依附的“小三”们,实话说是更加道德一些。

与其忍受漫长的无爱的婚姻,不如轰轰烈烈偷一次,回过头来,收拾那被情爱弄得遍体鳞伤的残局,这是一些偷情者的心声。

在荷兰,对于政客们出轨、偷情这一类东西也看得淡。

荷兰有个国防部前国务秘书,这可是个副部长级别的官啊,叫做杰克(Jack de Vries)的,被发现在出访阿富汗期间与下属一个女侍从官有染,结果事情曝光,回家也被太太赶出门。他只有辞职和离婚,不过现在他已经和那个女下属缔结连理,也快为人父了。他在商界找了份工作,落落大方接受拍照。

还有个荷兰市长级别的人物,曾经在自由民主党赫赫有名的,叫做安劳(Onno Hoes)的,他有个固定的同性伴侣,还是个节目主持人,但安劳也好这一口,甚至喜欢“一树梨花压海棠”,就是通俗的“老牛吃嫩草” 那一类,和生活了22年的同性伴侣分手,也辞了大城市市长的公职,继续他的浪漫人生。

生活是千姿百态的,人的感情世界也是丰富多彩的。二人世界,并不总是琴瑟谐和,白头到老。甚至敢言一句,中国搞婚外情的贪官中也不排除有真爱,是其对陷入婚姻泥沼的一种力图摆脱。不久前,一个广州贪官的情人,不就声称她跟一个贪官的交往是“真爱”吗?因为贪,因此就不是真爱?这里面有很多逻辑上事实上说不清楚的地方。中国许多不贪的官,甚至名垂青史的官也这样做了,那些小三,却被认为是贤妇良妻,因此,也没有必要把小三都列入污名册,称她们为妖女艳姬,将新旧交替统统纳入“小三上位“的范畴,也就太皮相了。

不过,最近“第二爱”这个偷情网站出了点小问题,由于设计软件的漏洞,被记者黑进去,找到了一些注册登记者的资料。 “第二爱”很快修正了错误,媒体也就没有多少新闻可做了。

127.0.0.42 | 522
Keywords: sexdate, online daten, polyamorie, vreemdgaan, love, dating, dating site, second, datingsite, slippertje

Daily visitors: 534
Daily pageviews: 534
Alexa Rank: 510383
Hosting company: CloudFlare, Inc.
Registrar: Stichting Internet Domeinregistratie NL
IPs: 104.20.18.178, 104.20.19.178, 104.20.20.178, 104.20.21.178, 104.20.22.178
DNS: ashley.ns.cloudflare.com
vern.ns.cloudflare.com
Secondlove.nl thumb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