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互联网, 外贸, 极客, 站长心得, 网站推广.

大疆创新汪滔:中国无人机俯瞰世界的高度
资料图 来源 福布斯中文网
据福布斯中文网报道 10分钟之内,你就可以学会操控它,让它飞起来,替你俯瞰世界。面对这样一件融合科技与人文的作品,如果非要赞美,你可以用泰戈尔的诗句:“天空未留痕迹,鸟儿却已飞过。”

除了苹果的产品,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为激动人心的产品了。这家公司占据了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约70%的市场份额,主要市场集中在欧美国家。过去4年,大疆呈现爆发式增长的态势。2010年的销售额还只有300多万元,2013年已经超过8亿元,预计2014年还将有3倍以上的增长。

由于业务迅速扩张,员工人数超过2500人(其中近400人为研发人员),原有办公场所不敷使用,大疆总部在不久前搬入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创维半导体设计大厦,公司租下了12层楼面。坐在23楼的办公室里,创始人汪滔说:“我们是极少数可以做世界一流产品,并且引领世界潮流的中国公司。”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上书“大志无疆”四字。

汪滔1980年出生在浙江杭州,母亲是小学老师,父亲从事知识产权方面的工作,后来一起到深圳经商。他从小喜欢航模,因为家境还算不错,有能力支持他花几千元钱买模型。他玩过塑料拼装玩具,也玩过遥控模型。

他特别迷恋的遥控直升机,需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能得到,如表现好、学习认真。等待直升机到来的日子,他会有各种想象:直升机可以停在空中不动,让它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像一个可以随意控制的精灵。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遥控直升机很难操控,基本上一飞就会摔坏,他很早就想做一个能够自动控制直升机飞行的东西出来。

父母工作忙,没有太多时间管他,小学三年级以后,汪滔的成绩越来越差。没有办法,母亲把他送回杭州,寄宿在一位老师家中。他在杭州读完中学,参加了高考。“我还是一个比较上进和要强的人,可能是以前的游戏规则不大适合我,到了大学之后,因为学的东西是我感兴趣的,天赋慢慢发挥出来了。”他说。

2003年,已经读大三的汪滔从华东师范大学退学。他学的是电子专业,志向是当一名科学家或知名大学的教授,而华东师范大学强在师范与心理学专业。他想要出国留学,申请了全世界排名前十几位的大学,可都没有回音,只有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发来了录取通知书。

2005年,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开始准备毕业课题。很少有本科生自己决定毕业课题的方向,但他决定研究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还找了两位同学,说服老师同意他们的研究方向。

他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让航模能够自动悬停。“通过惯性测量单元IU、测加速度和角速度的传感器、GPS和电子指南针,取得飞机的姿态角和速度的准确数据,根据数据控制飞机舵机的反馈运动,使飞机可以自动悬停在空中。”时隔9年,他还是可以用极快的语速阐述背后原理。

学校给了他们1,8000元港币,作为课题启动经费。大半年过去,他们在DEMO阶段失败了,最后毕业课题得了一个很差的分数。汪滔不服气,两个月没有去学校,一人呆在深圳,没日没夜干,终于在2006年1月做出第一台样品。他试着把产品放到航模爱好者论坛上卖,竟然接到了订单。

2006年,汪滔继续在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课程,与此同时,他和一起做毕业课题的两位同学正式创立大疆,研发生产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他觉得自己的性格里有天真的成分,喜欢一个东西,不关心为什么,也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就是希望把它变成现实。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的成功能让他更加自如地操控航模,他觉得其他人也会喜欢。

公司最初只有五六个人,在深圳的民房办公。他们也没有招到特别优秀的人,因为“说服特别优秀的人到民房工作,有很大难度。”两年后,一起创业的两位同学离开了。“以我的经验,公司如果没有特别大的起色,两年是一个人耐心的极限。” 汪滔说,“其实很可惜。”两年一过,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面市,大疆迎来了曙光。香港科技大学的导师又给他介绍了几位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优秀学生,公司技术实力重新得到加强。

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可谓小众市场中的小众市场,在英国、德国和美国,都有几人规模的小公司在做。大疆很快把这些小公司甩在身后,到2010年,每月销售额已经能有几十万元。也正是在这一年,香港科技大学方面向汪滔团队投资了200万元。

当时多旋翼飞行器已经兴起,大疆在新西兰的一位代理商告诉汪滔,他每个月售出200多个云台(云台是安装、固定摄像机的支撑设备),90%的购买者会将云台悬挂到多旋翼飞行器上。比较而言,这位代理商每月只能售出几十个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说明多旋翼飞行器市场比直升机市场大的多。

大疆很快把在直升机上积累的技术运用到多旋翼飞行器上。当时德国有一家名叫MK的公司生产多旋翼飞行器零配件,客户可以自行DIY。基于这一开源项目,中国大陆也有公司生产类似产品。大疆进入以后,迅速打响口碑,一年后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

从2011年开始,大疆不断推出新产品,包括WooKong-M (悟空)系列多旋翼控制系统及地面站系统、Naza(哪吒)系列多旋翼控制器、筋斗云系列多旋翼飞行器、禅思系列高精工业云台,风火轮系列轻型多轴飞行器以及众多飞行控制模块。这些面向全球专业用户的产品线,都有一个富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名字。

除此之外,还有面向大众用户的Phantom(精灵)系列多旋翼飞行器。很长时间以来,航拍飞行器爱好者多多少少都懂DIY,很多人买了零配件,还要回去焊接。即便不需要太复杂的操作,摄像机总是要自己安装的。

大疆充分贯彻了一体化策略,2014年新推出的Phantom 2 Vision 多旋翼航拍飞行器,连摄像机都是自己生产并安装的。这是第一款真正意义上到手即飞的航拍飞行器,不需要任何形式的DIY。经由高度技术集成,大疆产品得以进入普通人的生活,在天猫旗舰店,Phantom 2 Vision 官方标配版售价仅为7499元。

“我们有点像汽车启蒙时代的福特,”汪滔说,“1900年代,美国有几百家汽车配件厂,可能只有几十家汽车组装厂。很多配件厂以前是生产马车配件的,每个核心模块的可靠性都有待提高。福特这样的公司出现以后,就把其他汽车组装厂干掉了。一定要做出整体化的产品,才能开辟较大的市场。我们瞄着这个点,抢占先机,有了现在的市场份额。”

Phantom 有4根桨叶,一只手可以拿起。专业级的筋斗云有8根桨叶,更适合专业领域应用。看似轻巧的航拍无人机,融合了飞行控制系统、数字图像传输系统(将影像实时传输到智能手机、平板电脑、PC等地面工作站)、陀螺稳定云台系统(大疆自主研发专利,即使无人机不断晃动,也可以保证下方摄像机拍摄影像的平滑)、飞行平台(如机身采用何种材料)等多个系统。

尽管技术含量高,但汪滔想做大家买得起的产品。过去几年,智能手机产业大发展,大量核心电子原器件价格下降,也让地处深圳的大疆间接受益。最初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用到很多零件模块,光成本就要上万元,到了成熟的Ace One,成本已经降到数千元。

以Phantom 这样的产品为例,在德国换上碳纤维外壳,稍加包装可以卖到十几万元人民币一架。但汪滔知道,那样做市场空间有限。他说:“价格过高会导致产量有限, 我们想让更多人用上好产品。机身用碳纤维材料,飞行器每次飞行时间也许能达三四十分钟,但随着我们的产品大批量投产,不断投入研发,用塑料壳也可以做出续航时间达三四十分钟的产品。竞争对手也就没有任何理由,说服消费者认可其高达十几万元的定价了。”

航拍无人机已经越出爱好者的使用范畴。电力巡线、农作物监测、影视剧拍摄,这些场景都有用武之地。即便作为一件高科技玩具,在喜爱户外运动的发达国家,也有强劲的需求。《福布斯》中文版记者在盛夏的深圳湾公园试飞航拍无人机时,草地上玩耍的孩子们就纷纷抬头看天,眼睛里闪耀着好奇的光。尽管海风有点大,两架多旋翼航拍无人机在空中微微晃动,但实时传输回智能手机的图像,依旧稳定清晰。

因为有独创性产品(这是硬件产品最大的魅力),大疆员工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样,他们大多充满强烈的自豪感。用汪滔的话说,很多大名鼎鼎的中国公司,规模或许足够大,但本质上做的还是跟进型产品,没有引领潮流,而大疆创造了世间没有的东西,通过商业化运营,使之成为一个大的产业。

一个全新的市场,能够容忍开拓者的失误,只要企业及时修正,就能够一步步长大。大疆的迅速崛起,也不无幸运成分。创业之初,汪滔诸事亲历其为,如今他主要从产品线角度考虑问题。什么时机出什么样的产品,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和材料,是他要重点把控的。他认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天生应该是优秀的创业家,因为要对各种事情考虑到位,还要能够抓住事情的关键。理工科学生的社会经验与人脉资源相对弱一些,但只要牢牢抓住客户需求,从产品出发,就能绕开这些不利因素。

很多中国人知道这家公司,是因为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用到了其航拍设备。其实一些热门美剧(如《神盾局特工》《国土安全》)中的航拍镜头,很多亦是用大疆的设备拍摄。在欧美国家,大疆有大量拥趸,连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都是粉丝之一。每次大疆有了新产品给他试用,他都非常高兴。“外国人有易于接受好东西的文化,我们在好莱坞推广的时候,人家一看到我们的产品,就愿意主动帮我们传播,并且由衷赞美你。”汪滔说。风险资本也发现了这家公司。市场传言,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诸多投资机构和大疆均有接触,不过具体的投资事宜还未最后确定。

全球各地的航拍爱好者,在大疆官网上传了不少用大疆设备拍摄的视频片段。无论是全景扫描里约热内卢基督像,还是贴近拍摄鲸鱼换气,抑或是飞跃喷发中的伊苏尔火山,都在用全新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视野如此重要,以至于汪滔觉得,中国以前落后,就在于人们的眼光太浅。而他们这代人,很早接触互联网,很多人有海外经验,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他也相信,年轻人只要抱着打造梦想产品的态度做事,中国就会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国家。

对这家急速扩张的公司来说,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监管层面。中国适于通用航空的低空空域仍未开放,遑论细化的无人机监管法则。即便美国这样开放低空空域多年的国家,无人机的管理法规也还是一片模糊。汪滔说,如果政府管理部门有更加明确的规划,公司愿意积极参与,无人机让很多人实现了飞行的梦想,他希望这一产品能够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去。大疆的无人机已经可以利用GPS定位禁飞区,如机场周围一定范围内不能起飞,法律法规不允许起飞的区域不能起飞。还可以限定飞行高度,一旦与操控人员失去联系,就自动返回起飞点。

2014年7月,公司发布了一款名叫Ronin(如影)的三轴手持云台产品。这是对陀螺稳定云台系统商业潜力的深入挖掘。原来安装在飞行平台上的陀螺稳定云台系统,悬挂相机以后,可以作为单独的手持设备使用。一定程度上,这改变了原有的影像拍摄方式,电影摄像师不必借助摇臂、轨道车、升降机等设施,可以轻松拍任意长度的长镜头。

大疆用半年时间开发出了这款产品,每台定价1,8000元人民币,国外同类产品每台定价1,5000美元,游戏规则就这样再次改写。汪滔的另一重考虑是,极端情况下,如果无人机产品受到严格的监管限制,Ronin还可以作为公司的后备力量。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航拍无人机巨大的市场潜力,大疆背后的追兵也不少。随着产品线日趋复杂,新产品研发周期也在拉长。现在开发周期动则半年到一年,因为随便开个模,就要两三个月时间。以前汪滔一个人加几个同事,一个小团队可以研发飞行控制系统。现在各种技术融合,对团队规模和人员素质的要求大大提高了。

未来大疆还将采取更加富有进攻性的竞争策略。汪滔多次提到的“aggressive”一词,其力量之源还是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与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既然身在中国,就要好好利用。我们首先考虑市场占有率,利润是第二位的。用数量优势占领市场,数量优势带来成本优势。我们不会利用成本优势尽可能多的赚钱,而是要尽可能多的扩大市场份额。”

经历过创业初期的蛰伏,也经历了近年来的大爆发,他的管理自信逐步建立。有段时间,他觉得最开始的团队,路子有点野,想从外面引进更有经验的人,最后发现,还是和自己一起冲杀出来的人最管用。“我们充分肯定从零开始的人,他们接地气,不断积累经验,有信心用好的逻辑分析能力和开放的心态,把新东西学会,这是所有有战斗力的公司的核心。” 他说。

2013年年底,因为向员工发放10辆奔驰汽车,大疆在深圳企业界广为人知。实际上,除了奔驰,公司还发了别的车。汪滔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希望辛勤付出的核心员工,能够在同龄人中昂首挺胸,可以回家对父母亲说:“看,我在这个地方工作还不错吧?”

“公司还小的时候,很多选择我们的人,本可以去国企或银行,客观上放弃了很多机会。面对不确定性,有些同事还要花很多时间说服他们的父母。我希望所有人知道,他们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另外,很多同事想在深圳地铁旁买套房子,但地铁旁的房子至少三四百万元一套。如果有辆车,人的思维就不那么局限了,会觉得住在郊区也可以,只要交通方便就行了,从而接受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尽管公司待遇不错,员工压力也大,汪滔又是一个对愚蠢与懒惰非常不愿意容忍的人,他直言:“为了做好产品,我们必须放弃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