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外贸.

广州的跨境电商同行们一向低调,不像深圳的交流活跃。不过,作为珠三角服装商品基地,广州的卖家数量和销量可都不容小觑,最近两会的提案频繁出现跨境字眼,主流报纸广州日报也按他们惯常的风格做了采访挖掘。广州的跨境电商圈被他们貌似有道理的做了个摸底排布。广州的伙计们,呵呵,认不认同?

继淘宝村之后,广州白云区、番禺区、海珠区等地又出现“跨境电商村”的雏形:如4年前,白云区石井一带,部分工厂退二进三搬迁他处,留下空荡荡的园区等待未知的命运。但是如今,这里成了广州跨境电商最有活力的区域,企业超过200家。

广东省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的数据显示,广东省作为全国第一外贸大省,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国交易总额的七成,相关从业人员多达几百万人(注:这数字谁统计的,七成,有点不靠谱吧。不知道统计口径如何,求探讨?)。跟这群人零距离接触发现,他们有外人尚不知道的酸甜苦辣。与国内贸易不同,从事跨境电子商务交易的产品周期要长出许多,一款衣服可卖2~3年。但回款周期长,最怕商品积压在海关出不去……

谁在做跨境电商?广东已有几百万人

跨境电商主要是向国外消费者卖国内产品,抑或帮国内消费者“海淘”,因此资质要求相对高大上,英文过关是必须的(记者有点意思)。白云区石井石沙路289号原本是邮政系统的分拨中心之一,随着功能外迁,如今这里聚集了不少跨境电商企业。

上周五,记者在此见到了郑晓鹏,他毕业于广外,原本就从事物流业,后来凭借语言上的优势成为一服装跨境电商企业的负责人。阿里巴巴将“双十一”推广到境外,那几天业务量增加了3倍,让他忙得够呛。随着境外“双十一”、圣诞节假期的远去,郑晓鹏总算是从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清闲下来。

白云区西槎路聚源街50号原本是广州某水泥厂,工厂退二进三搬迁后,这里历经几年的建设,如今已经成为“跨境电商一站式服务平台”,记者走进该跨境电商产业园见到了负责人老方(注:方振名老兄好像也是群中经常活跃的一位)。他称,这里已有200个企业,近4000名员工。最为独特的是,这里有专门提供给最多200个大学毕业生的创业平台,只要懂外语,就能在其中通过跨境电商创业。大学生可免费创业,同时可以参加同行的培训,也可以借此成为人才储备,加入跨境电商企业。

南沙自贸区成立后,极可能成为海淘聚集区。当下广东省作为全国第一外贸大省,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国交易总额的七成,相关从业人员多达几百万人。

近几年,跨境电子商务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2013年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就突破了3.1万亿元,增长率达到31.3%,占进出口贸易总额的11.9%,有专家预测,2017年跨境电商在我国进出口贸易渗透率将达到20%左右,跨境电商发展前景被业界看好。

跨境电商卖什么?服装、3C产品是主流

跨境电商主要在亚马逊、ebay、速卖通等3大平台销售商品,其中亚马逊最大,服装、3C产品是主流。郑晓鹏带记者来到7栋2楼的办公区,记者看见,相比淘宝村商品堆放在仓库中不同,郑晓鹏旗下的服装则是摆在专有的仓库中。他拿起一款蕾丝女式衬衫,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这款衣服在亚马逊已经买了超过3年,可谓是“最长命”的服装款式。

“这是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后来才明白,与国内服装讲究款式更新快不同,卖衣服到国外,不同地方季节不一样,能让产品寿命增加,出现各领风骚几个月的情况,如一开始是美国下单多,接着欧洲,最后可能是巴西下单多,消费者有从众心理,一看这款衣服卖得多,则进一步增加了其寿命。”郑晓鹏说。

刘浪是深圳某跨境电商的负责人,让人意外的是,他表示,在亚马逊,童装长期最热销的卖家竟然来自东莞虎门,原本从事专业市场批发生意的商家转而成为跨境电商的“弄潮儿”。

最令郑晓鹏自豪的是,其作为学生有了教老师的资格。广外毕业的他喜欢招收师弟师妹实习,但是此前高校只有电子商务一个专业,课本主要讲解B2B的电商模式,而没有B2C模式,现实与课本存在严重的脱节现象。郑晓鹏后来专门邀请广外的老师到企业参观,一起完善了广外的跨境电商专业的教材,也填补了当下的一个空白。

跨境电商有何前景?带热外语小语种就业

跨境电商的商品以邮政包裹出去,多数企业不愿意享受国家退税政策。当下国家正在规范出关手续,但是跨境电商企业能享受的不足10%。郑晓鹏称,不是不想,是做不了。按照企业现在的情况,他们一般先在全球看流行的服装款式,然后自己借鉴设计出新款,接着到中大布匹批发市场采购生产,最后是销售。在上述几个环节都没有增值税进项税,所以企业往往没有完善的手续享受出口退税。

做电商,发货越快,消费者体验就越好,因此物流的速度决定了跨境电商的发展速度。但是当下尚未有覆盖全球的物流系统,多数企业靠单一的邮政系统出关,造成速度慢,往往遭遇瓶颈,刘浪2014年春节后发出单至巴西,被推迟至5月份才收到款,货都在路上,货款被挤压在路途上。

现在国内的民营物流企业“四通一达”纷纷在国际市场上布局,或许能给中国企业带来更多的机会。但是这还得其他国家的配合。刘浪告诉记者,如巴西海关,历来进关是最麻烦的,业内有个说法,谁能搞定巴西的进关速度,就赢得一个国家的市场。

此外,国际上汇率的波动也影响企业。如前一段时间卢布暴跌,让生意降至零。外汇的波动可能让企业少了很多客源。如卢布贬值,俄罗斯客人的购买力大打折扣。不过随着跨境电商的火爆,给读外语,特别是小语种毕业生的就业提供了莫大的机会。现在欧美市场电商已经发达,而印度、巴西、东南亚等市场开始起步,因此小语种毕业生的就业形势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