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互联网, 杂乱, 极客, 读书笔记.

仇和显然是一位自由市场经济的追随者。仇和在宿迁时的秘书谢新松说,仇和博览群书,仅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中文版就看了7个版本,《世界通史》看了3个版本。在宿迁任职期间,仇和曾在很多场合推荐《政府的革命》一书。他说,“这本书对我启发很大,用企业家的眼光审视政府的运作,就是把宿迁假想成一个大的企业集团,从投入产出、投资回报、成本核算的角度,来审视地区的发展,使成本最低化,产出、回报最大化。”2006年,当仇和升迁江苏省副省长时,波士顿大学的傅士卓(Joseph Fewsmith)教授就发表议论说,仇和的升迁引发了中国改革方向的争论,但是“中国可要比宿迁市大得多”。

早在11年前,就曾有大陆知名网络作家马伯庸在大陆社交网站天涯论坛的关天茶舍板块开贴,对“仇和现象”进行评论。这篇题为《假如仇和是个贪官……》的帖子发布于2004年2月12日,文章指出,仇和在施政过程中,不论是官僚们的反对还是老百姓的抗议,都不能阻挡他的决策,这种“自恃位高权重,独断专行”与慕绥新、马向东在沈阳的作风如出一辙。

马伯庸表示,从“仇和现象”中还能得到了另外一个启示,就是中国仍旧没能走出“人治”的传统阴影。“仇和并不是神,他也能犯错,也能腐败;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监督与群议制度加以限制,很容易会因为缺乏足够理性的决策导致灾难。”在帖子的最后引用了《走向共和》的语句:“国家的富强与长治久安,并非是几名明君清官就可以解决,重要的是制度。成者,制度之功;败者,制度之罪”。

注:《政府的革命》,这是美国总统克林顿推荐给美国官员读的一本书,书的副标题叫“用企业家的眼光审视政府的运作”。作者人大办 石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