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外贸, 外贸资讯.

2004年,尼古拉斯·伍德曼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打造一款时至今日能够被称之为改变世界的产品——GoPro系列运动相机,随后的10多年时间里,GoPro在极限运动相机市场打的对手猝不及防,逐步拿下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根据GoPro发布的2014年度Q4季度财报,截至2014年12月30日,GoPro的全球市场份额高达94%,单季度销量达到240万台,营收达到了6.3亿美元,然而在肆虐对手和快速成长的同时,极限运动的定位也在限制着Gorpo的进一步增长。

2015年公布的Q4季度财报中,GoPro的营收额从6.3亿美元下降到了4.3亿美元,同比下降31%,随后股价应声下跌至12.48美元,相比巅峰时期的64.74美元,消息称,GoPro的市值蒸发了80%。

缺少产品差异和多元化

产品差异化的缺失是GoPro成长路上的最大障碍之一。

尽管给消费者提供了全新的视角,但是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GoPro先后向市场上推出的4代产品的多个系列之间,差异化程度过小,这个问题在GoPro Hero 4这一代产品上表现最为明显。

作为相对耐用的消费品,产品差异化过小直接让消费者失去的换设备的动力,这种尴尬的局面也在迫使GoPro停产一些入门级的产品,据了解,未来Hero +系列的多款产品将悉数被取消。

除了硬件之间的差异化过小之外,GoPro还在面临着“新业务荒”的尴尬,押宝极限运动相机市场意味着在资本市场缺少故事素材,GoPro需要摘掉这个紧箍咒,在成熟的极限运动相机产品线之外,开辟无人机、远程摄像头以及其它穿戴类似产品,逐步向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应用领域过于单一

GoPro扎根于消费市场,深受忠实用户的认可,但在消费电子市场之外的应用场景却偏窄。

实际上除了极限运动,包括建筑、医学、警察、航天等众多领域和职业对于数字内容记录存在强需求,警察执法记录仪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一度备受热议的谷歌(微博)眼镜,在上述领域的应用就有相关的设想和探索。

特种拍摄需求方面,GoPro连最基本的子弹时间拍摄套件都无法提供,而需要消费者使用3D打印设备制作,而在这方面,GoPro都有尝试的空间,第三方用户也已经探索出了很多新的可用场景,比如拍摄电影,VR虚拟现实内容等等。

实际上,GoPro在视频直播方面的确有过尝试,比如在此之前推出的GoPro Hero Cast直播套件,以及和Vislink展开电视直播合作,遗憾的是这方面的尝试并不多,少有的案例则是央视2015年大阅兵期间采用的GoPro无线图传直播。

比较尴尬的是,央视在后来非公开的消息中表示,部分GoPro设备在直播中遭遇宕机的尴尬。

竞争对手的前后夹击

GoPro用10年时间在已经孕育了长达数百年的相机市场撬开了极限运动这个细分市场的大门,迅速的引来了传统相机厂商的围剿。

到目前为止,运动相机市场上的消费级产品接近数百款,其中相当一部分产品来自于传统厂商,索尼和尼康先后入局,宝丽来也开始悄悄进入,类似的还包括松下、佳明、JVC等,比较知名的则包括索尼的HDR系列,这些产品在性能上均不输GoPro。

除了传统厂商的后发制人之外,新兴厂商也开始在这方面发力,小米生态链下的小蚁运动相机同样颇具人气,和上述产品相比,以小蚁运动相机为代表的新品牌,最大的特点是高性价比,悬殊较大的价格直接截断了GoPro对入门级用户的培育之路。

性价比方面,GoPro面临的压力不仅体现在产品硬件本身,也来自于周边产品,对比之下,一些山寨副厂产品在能够提供相同或者类似功能的同时,悬殊达到数十倍的价格差异则成了天然的优势。

硬件市场被倒逼,周边配件市场的利润同样遭到截流,直接限制了GoPro的持续盈利能力的增长。

内容生态的潜力有待开发

相比传统的硬件公司,GoPro也在尝试往内容平台的方向转型,尼古拉斯·伍德曼在接受采访时也曾公开表示,“我们是一家内容公司”。

作为内容公司的GoPro,除了利用自身的新媒体平台来分发大量的UGC内容之外,也在联手红牛,甚至独家赞助一些极限运动赛事,以赞助商的身份推动基于GoPro的视频内容生产,不过内容方面却并未让公司在商业方面取得明显的成绩。

到目前为止,上线GoPro Lisense平台成为了GoPro在内容商业化方面为数不多的尝试,基于该平台,第三方可以直接通过付费的形式,获取认证用户上传的视频内容使用权,GoPro则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分成收入。

对于GoPro的UGC内容商业模式,Quantifind CEO大卫·卡恩斯泰德认为,“广告主们对优质视频内容需求非常大,图片交易平台的成功证明了UGC内容平台交易化的可行性”。

GoPro给用户描绘了一幅通过产出内容获取收益的蓝图,然而真正将内容转化为收益,还需要工具化产品的支持,这恰恰并不是大众用户所擅长,而GoPro做的还不够好的地方。

对GoPro而言,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提高GoPro Studio功能的丰富性和易用性,让用户有机会拍摄优质的内容,也有机会把优质的内容通过便捷的工具制作出来,然后借助内容平台,实现收益转化。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