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个人杂记, 原理, 心理, 故事, 方法, 杂乱, 观点, 读书笔记.

青少年郭广昌:东阳中学的校友很多,复旦的学生也很多,但郭广昌就只有一个。不可否认,25岁之前的这种良好教育,为郭广昌以后的创业打下了坚实的根基。而郭的母亲父亲是石匠母亲是菜农,尽管所属年代关系,但进一步说明,个人的成就主要在于自己,父母做了“不用拔猪草,认真读书就可以了”他们该做的就可以了。
大的企业家都是哲学家:巴菲特、索罗斯都是哲人,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能舍得一身财富清不是也是非俗人,马云、柳传志包括冯伦甚至潘石屹等,都是比大多数人都能参透人生、社会和事业,所以才能比其他人更笃定和坚持,这一方面郭广昌的哲学专业肯定对他人生事业有显著影响。
毕业留校任教:郭毕业后在学校团委工作,留校3年,这三年应该为他的将来的事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石;还有一个信息是郭读书的时候就在做生意卖东西给东西,每天赚几块钱,当时生活费也就几十元,所以这些应该是他早期商业的启蒙。
洞察时代机遇,放弃铁饭碗:三年之痒,在92年小平南巡后,郭广昌敏锐洞察到时代机遇,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不眷恋跌饭碗,和梁信军等创立广信科技,做市场调研,一年内就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这里有几个节点:三年、同学团队(梁信军是遗传学工程,这为他们后面的PCR项目打下坚实基础)以及复旦大学的平台,郭在之前团委工作时就做调研的,而梁信军也是团委调研部长。PS:郭的3.8万创业资金本来是想出国的,但是签证迟迟没下来,所以有时是时势造英雄!郭出国的话可能就只是多了一个海龟学者郭广昌,少了一个领袖级企业家….
放弃红海,转向蓝海市场:市场调研企业越来越多,所以郭及时转型做房地产销售,但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利用广告赚到了第一个1000万。
放弃自己不擅长的,做自己擅长的:郭刚开始赚到100万时想自己研发产品,如彩色蜡烛等,但经过市场磨砺,他们发现这不是自己擅长的,于是放弃自己的产品,回到母校和学校合作走校企合作之路,成立复星公司,PCR生物医药,两年多时间赚到了一个亿,这个时候的关键词是:做自己擅长的事,借力、科学的运营模式(比如复星提供人员和设备,医院出场地,利润分成)
顺势而为,科学架构,智慧布局:15大,民营经济得到确认,复星98年上市;07年港交所复星国际上市,郭广昌以资本为根基,布局在房地产、生物医药(医院)、银行、钢铁金属矿业,保险行业—所以说复星能做到今天的规模没有偶然,而是必然……
郭广昌在众人的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呢?

 
1、拼命三郎:
 
见过郭广昌的人,都很难将其与一个旗下拥有多家上市子公司的投资大鳄相联系,瘦削、文雅而温和,看起来缺少一点北方企业家的霸气,但在公司内部,郭还是有着极大的控制力,并且很多项目都事必躬亲。
 
很多时候,他需要在两小时内完成六七个会见,从一个会见地点到另一会见的途中,还要参加五六个电话会议,而直到现在,每个复星的地产项目他还是会几乎都参与去找、去看。
 
郭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严格,以前每到礼拜六、礼拜天,郭广昌总会去打一场高尔夫球,而现在已经基本戒掉了,每到周末争取给自己六个小时,用来练太极拳,然后陪小孩玩两个小时,然后再学两个小时的英语。
 
“有时候觉得很累,何必呢?也不缺什么,生活质量好像比较差,该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复星集团近期的一次内部会议上,郭广昌谈到“退休还是再创业”的问题时,如此坦言。“完全靠钱,真的很难一直保持那种创业的冲动,真正的动力,一定是来自于你内心深处,你真正认为这样做是有价值的。因此,在复星20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选择再创业,我们一定要重新开始,我们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有干劲,把复星带上一个新的高度。”
 
2、思维辩证:
 
郭广昌1967年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市。1985年7月毕业于浙江省东阳中学,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后获复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从郭广昌的很多语音中,可以看到他的哲学思辨。比如,“投资是在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这个人性就是贪婪,当别人都非常紧张的时候你可以勇敢一些,当别人都觉得很想买东西的时候你要更慎重一些。”
 
今年7月,A股狂泄的那个时候,郭又安慰自己的员工,你在5000点的时候贪婪过,你现在还不会勇敢一点吗?
 
作为巴菲特模式的践行者,郭广昌一直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而对于资本市场上如何投资股票,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观点。“A股5000点的时候,还是有股票值得投资的,比如工商银行的估值一点都不贵,A股在5000点左右的时候,我们还是买了不少工商银行,H股的工商银行也是非常值得投资的,它的分红率已经达到5%~6%了。”
 
而在资本市场经过了前期的一轮下跌后,郭广昌认为机会更多了。“第一,在任何一个泡沫的市场里面总有一些被遗弃的珍珠,关键是你要有那个眼光和耐心。第二,在一个恐慌的市场里面机会更多,所以你应该更勇敢一点,我还是认为A股也好,H股也好,中国概念股还是被很多低估的,关键是你自己要去认真地看,要基于你的理性去判断。你到底是因为了解这个企业你看准它了,还是说因为它涨了三个涨停板了,你觉得还会有三个涨停板所以你才买了。”
 
3、保守谨慎:
 
一位接近郭广昌的人士透露,郭是个做事有魄力的人,但绝不是莽撞之人,比如打德州扑克时,即使摸到手中的牌已经很理想,郭也不会将全部的筹码押上,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会大嬴,也不会大输。
 
这样的性格,也直接影响着复星的投资理念。在多元化与专业化之间,在整合机会与控制风险之间,郭广昌带着他同样年轻的管理团队,一直努力地寻找着平衡。
 
复星的投资涉及多个领域,外界都说综合类企业爱冒险,其实复星与很多企业相比,是很保守的公司。公司投的每个项目,一定要知道产业风险的边在哪里,要知道最大的损失在哪里。
 
复星的一位投资经理透露,一个项目要不要投资,复星的标准有两条,一是从产业角度看,企业从事的行业、开发的产品有没有机会做到前三名,二是企业是否拥有国内一流的团队,去实现经营目标,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再好的机会他们也不做。
 
而在每投资一个企业前,都需要先拿出一份针对该企业的资本运营报告,此外还会收集一份行业分析师与行业专家所做的行业趋势研究报告,一份投资团队所做的投资论证报告,以及人事、财务、审计、法务四个部门所做的风险以及对策报告,这四份报告是复星的投资决策基础。
 
对于想投资的企业,复星都会关注企业盈利的能力、团队的竞争力和资源的竞争力等几个考核指标。比如,对海南铁矿的投资,复星从关注到签署合作意向书就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
 
他的朋友圈
 
郭广昌的朋友圈,也是他的生意圈,圈子里人人关系密切,利益相牵。
 
2009年12月17日,在史玉柱的“新巨人大厦”奠基仪式上,郭广昌曾幽默开口:“今天有牛(牛根生)有马(马云)的,巨人回归珠海,我们这些牛鬼蛇神都来祝贺。”
 
郭广昌的“牛鬼蛇神”,通过长江商学院,被赋予“同学”的名义。这些同学有:马云、江南春、牛根生、朱新礼等。他们既是同学,也是生意场上的伙伴。他们身上多贴有“民营企业家”的标签。
 
郭广昌与江南春有着密切合作。2008年11月17日至2009年1月28日期间,复星国际在纳斯达克市场以总代价约2.4989亿美元(约17.09亿人民币)购买分众传媒近30% 的股份,一跃成为分众的第一大股东。
 
戴志康也是长江商学院CEO班的同学。今年年初,上海证大的戴志康以92亿拿下了上海的新地王。这块地的最终开发商是由郭广昌和戴志康等人合作的一家合资公司。新公司由上海证大与复地集团、杭州绿城置业及上海磐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四方股权比例分别为50%、30%、10%和10%。合资公司中绿城董事长宋卫平也是郭广昌的“老朋友”。
 
浙商圈
 
圈子里的关系有很多支系。对于郭广昌而言,出生在商人辈出的浙江,自然会有很多浙商朋友。
 
马云,就是其中一位。马云一直醉心于通过麾下阿里巴巴和支付宝平台染指金融业务。今年“两会”期间,这两位浙商你唱我和,建议成立网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郭广昌为这位同乡朋友在媒体镜头面前没少说话。
 
他和马云显然是英雄相惜。郭广昌曾说:“在企业家里我佩服两个人,一个是马云,我叫他外星人,他的外貌和做事方式都和别人不一样;另一个是史玉柱,我叫他史大仙,能失败了又站起来的也就他了。”
 
除了在网银方面观点高度一致,不知郭广昌和马云是不是在茶余饭后讨论过投资方向问题。今年上半年,他们开始同时投资快递业。马云投资了星晨急便,郭广昌则看中了他的浙江老乡陈德军的申通快递。
 
郭广昌和陈德军也同为浙江老乡。郭广昌任上海浙江商会会长,而陈德军是杭州驻上海企业联合会的副会长。两人经常共同出现在投资论坛上。
 
郭广昌的同乡圈里,还不能不提张志祥,建龙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祥是浙江上虞人,1994年借了5万元做钢铁贸易,4年后贸易额已达18亿元。
 
2001年建龙与复星联姻,引进3.5亿元组建股份制公司,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0.4亿元,纳税近两个亿。这也成为郭广昌后来发展钢铁产业的最初积累。2003年,二人再度合作建设宁波建龙。无奈,2004年宏观政策转向,项目几经波折。
 
和张志祥的合作,郭广昌评价为:做事情不可能什么都满意,只是力求各方都能满意的结果,相互之间是要做让步的,可能这个结果已经是最令人满意的结果了。
 
复旦圈
 
郭广昌毕业于复旦大学,复旦校友里,有一帮他的铁杆生意伙伴。
 
其中,“五人复星系”是复星的核心领导团,他们都毕业于复旦,1992年,二十四五岁的他们拼凑起3.8万元一起创业。五人的关系包含了室友、同乡、同班同学、社团同事等各种校园关系。
 
如今,五人都在复星任要职:郭广昌,毕业于复旦哲学系,现任复星集团董事长;梁信军,毕业于复旦遗传学系,现任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汪群斌,毕业于复旦遗传学系,现任复星集团总裁、复星医药董事长;范伟,毕业于复旦遗传学系,现任复星集团联席总裁、复地集团董事长;谈剑,毕业于复旦计算机专业,现任复星集团监事会主席、软件体育产业总经理。
 
作为复星的核心力量,他们曾经总结认为,“我们身上有很多相似性和互补性。”梁信军曾对这个“五人团队”做过逐一评价:

“郭广昌不保守,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只能想不能做,他的系统思维能力很强,处事比较公正,是一个很合格的董事长;在他之外,最适合做总经理的是汪群斌,他对行业的战略意识敏锐,情商智商兼具,行动能力、业务能力、学习能力和业务操作能力很强,是个领袖型的企业家;范伟呢,同他们两人的优点很像,有点差异的地方就是他不太爱说话,是讷于言敏于行的那一类,但从品牌策划上,他又是其他人所不能及的;谈剑的学习能力很强,有段时间她分管我们的行政的时候,在财务上做得非常专业,一般的财务总监都比不过她。而且,在人际关系与业务合作上,她都很有一套。”
 
五人系的人脉关系,扩大到更大的复旦帮。
 
复星早期收获的第一个亿,就是在和复旦校友的聊天中启发出来的。当时,梁信军和郭广昌请了一些以前在复旦读书时的好友吃饭。酒后,这些复旦学子们高谈阔论对经济大势的看法,在座的几位抛出了“生物工程”这个概念。酒席散过,和医药生物没有任何专业关系的郭广昌记住了生物工程和医药。后来在具有专业基础上的梁信军、汪群斌等人组织下,涉足现代生物医药领域,大赚一笔。
 
看起来,郭广昌的这些朋友组成了一个很热闹的圈子,圈子里有说有笑,还能赚大钱。
 
但是,郭广昌本人却有一个“孤独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追求商业真理的过程中,你永远是孤独的,这个‘孤独’并不是说你不需要自己的团队,你的团队也是孤独的,总是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
 
出身寒门学子
 
同是浙江东阳的明朝大学士宋濂在自述青年时代求学的困难和刻苦学习经历的名篇《送东阳马生序》中这样写道:“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
 
东阳多山,人多地少,平均到每个人头上的土地不到一亩。郭广昌回忆起小时候说,东阳村民的生活,在改革开放以前,真的非常苦。人们充饥的食物主要是玉米、山药等杂粮,田里种出来的水稻是上等良品,平时根本吃不到,就算逢年过节也只能适量地少吃一点。
 
读高中时,学校离家20多公里,郭广昌每餐的菜就是自带的梅干菜。他说,吃梅干菜可称为东阳读书人的一个传统,久而久之被当地人称做“博士菜”。东阳在当地也被称做“博士市”,因为这里出了很多博士,很多农民出身的博士,就是靠这价廉又易保存的梅干菜维持读书生涯的。
 
有一回,郭广昌的梅干菜不知道被谁吃的一点都不剩了,他没有过问。同学们过得都很清贫,有的人真是穷得穿不起鞋,还要坚持上学,大家都抱着同一个梦想在奋斗。郭广昌看在眼里,心想一罐小小的梅干菜又算得了什么呢?但郭广昌的肚子不答应了,饥肠辘辘的他就生生地扛了两天,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放学之后他急匆匆地往家赶。一回到家,抱起菜罐,夹了一碗就吃了起来……
 
苦行僧般的求学生涯,让少年郭广昌日渐成熟,拥有了坚韧不屈和顽强拼搏的性格,为他创业成功做好了准备。
 
此前FT中文网曾发表《与郭广昌共进午餐》的文章,字里行间,透露了贫苦的早年经历对他的影响,也佐证了上述的描述属实,作者为帕提·沃德米尔,原文如下——
 
当一个中国富商就要进门时,我的“雷达”通常会提前发现——下属们在走廊中快步走着给老板清场的声音,正是目标暴露的原因。
 
不过,在郭广昌到达午餐地点前,并没有出现快步跑动和俯首恭维之声。郭广昌的集团总部位于上海外滩比较老气的一端,本次午餐就安排在总部的管理层餐厅。他突然驾到,身材瘦削,带着眼镜,形象介乎于图书管理员和农民工之间。若非建立了一个资产达80亿美元的综合企业,他可能真的会成为农民工。
 
郭广昌不是中国首富;也不是最高调的,用他的话说,更不是最聪明的。然而,在47年的人生中,他从一名贫穷的农民蜕变为一个拥有太多财富的人,以至于成为有钱人不再是支撑其每天起床的动力。
 
1992年,郭广昌和三个大学好友一起创建了复星集团(Fosun),如今的复星是中国最大的民营综合企业。在我家孩子注射流感疫苗的上海医院,孩子们订生日蛋糕的面包房,放假时热衷的度假村,复星都持有大量股权。甚至我们脚下走过的很多土地(通过其旗下控股的庞大地产所有),都属于复星。
 
此外,复星最近尝试(未能成行)收购《福布斯》(Forbes),正试图(很可能成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已收购葡萄牙最大的保险集团CaixaSeguros。今年到目前为止,复星完成了12笔海外收购,并且很有可能马上进入欧洲,伺机收购一家你所熟知的公司。所以,现在正是弄清郭广昌之所以然的理想时刻。
 
据郭广昌所言,这是佛教、道家、儒家和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的混合作用使然。他称,自己在中国古代圣人(还有一个是“奥马哈的先知”)的智慧中找到做投资决定的灵感。此外,他还是太极拳的追随者,尽可能地经常练习这种亚洲武术。不过,我们讨论的第一个话题却是食物,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在共进午餐。
 
1967年,郭广昌出生在中国东部的省份浙江,当时,吃是个大问题。在那不久前,中国刚刚响应毛泽东的号召掀起了文化大革命,并遭受着席卷全国的经济困难和社会动荡。他回忆称,他家虽不至于忍饥挨饿,但吃的也不是山珍海味(基本食物按照每个家庭对生产队的贡献来配给)。“一定可以让你吃饱的,但肯定吃的很差,”郭广昌回忆起他母亲称,“我妈妈会偷偷种些红薯让我们吃饱。”
 
尽管如此,跟许多同龄人一样,较之苛责,郭广昌对中国近段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光更为怀念。他对那时母亲的招牌菜——梅干菜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他说梅干菜跟猪油搭配最香。
 
“那时很穷的。蒸的米饭,如果上面铺一层梅干菜,那个猪油就化开了,很香的。现在想起来还会流口水,”他说道,“梅干菜就是我们的乡愁。”
 
梅干菜之于郭广昌,就像“小玛德莱娜的点心”之于法国小说家马塞尔•普鲁斯特(Proust)。此外,这种晒制的咸菜还是他在寄宿学校的日常口粮:在中国,包括像郭广昌家一样的农民家庭出来的孩子在内,绝大多数的农村孩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他们想上学,就只能去离家最近的县城寄宿。他母亲总会尽可能的省下猪肉和猪油,放在一罐梅干菜里,让他带去上学,足够过一个星期。
 
我们的午饭安排在复星全素食管理层餐厅的一个包间内。当我问到午饭是否会吃梅干菜时,他高兴地大叫起来。不过,我们似乎吃不上,不是这道地方菜不够档次,而是因为它不是全素的。在郭广昌狼吞虎咽地吃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手工面,并咬了一大口红薯时,我问他是否是素食主义者。他说自己不是,不过在他母亲去世后戒了一个月的肉食,以此悼念身为虔诚佛教徒的母亲。如果条件允许,他也会每天午餐时在食堂吃一顿素餐。
 
今天的午餐包括甜玉米,冬菇炒冬瓜,秋葵,菠菜和豇豆炒土豆。中国多数商务午餐都会配有白酒,但今天没有。这就是郭广昌对待生活和财富的方式,无论是食物、饮品还是市场投机,他都不喜欢极端主义。他继续说道,太极就是保持阴阳两级的平衡。
 
我问道,这些跟收购葡萄牙的保险集团有关系吗?
 
“太极不是讲究先发制人的,而是后发制人,在体会某种变化之后反应比别人快,”他说道,“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总是比市场快很多,因为人的智力和眼界都是有限的。但是,你可以在看到这种变化的时候,感受比别人快一点,敢于在变化时作决定。”
 
尽管任何一个称职的太极大师会告诉你,想要理解太极的第一宗旨需要数年时间,但我确实能体会到一点关于“感受变化”的说法,虽然我只是理解了郭广昌所说的一小部分。最近在练习过太极后,我体会到,仅仅是把手指伸向大腿外侧,我也能改变我的平衡点,以至于太极导师用全力也无法将我击倒。
 
郭广昌称,以前他几乎每天都会练习太极,哪怕现在他太忙,一周只练两天,他“也会通过坐来练习太极”,似乎连吃饭时也不例外。“你看,我很少这样坐,”他特意做成懒散的样子。“现在我一般都这么坐,”他边解释边笔直地坐在椅子边缘,“这样的话,你的气是很流畅的。”他补充道,这样会让他的“精神状态比较好”,“有点不舒服时练太极也能很快恢复。”
 
我对中国“气”的概念或者说“精气神”的理解跟对太极的体会一样差。不过,为了帮助我理解,郭广昌甚至难得地说起了英语,“如果你每天能坚持这些动作哪怕五到十分钟,对你的身体也蛮好的。包括有时在召开电话会议时,我会边听边做些太极动作。”员工称,在进行艰难的并购交易谈判时,他也会在会议间歇不由自主地打起太极。
 
东方思想对他投资策略的影响不止如此。 郭广昌解释道,佛教最重要的是教给你“一切从心出发,去体会别人的心。其实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讲也是这样,将心比心。我感觉做生意就是修行,不要只是想赚钱,而是从为别人去想的角度,把事情做好了,赚钱只是最后自然的一个结果。”
 
“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他补充道,“把一个企业做好,你提供就业,你对员工好,其实是最大的修行和慈善。”
 
曾有人说,郭广昌认为智商不是财富的关键。相反,关键在于心力。很多不同领域的能言巧辩之士都试图把这个词翻译出来;郭广昌如此解释称,“有些人做了错误的决定,并不是因为他们智力不行,而是因为他们抵挡不住心里的诱惑,心魔。”
 
例如,“在美国的次贷危机前,很多人买了次级债务,其实他们心里知道其中是有问题的,但他们如果不买,当年的奖金就少了。他们做这个决定是为了短期利益服务的,并不是他们不知道这其中有危险。”这些人没有心力。郭广昌称,当做了一个错误决定,你有没有勇气去改变,哪怕你是领导,哪怕你觉得自己应该总是对的,这也是一种心力。他提到《阿甘正传》,“他不聪明,却很成功。”
 
郭广昌还引用了巴菲特的例子,后者正是他制定建立综合企业、利用保险基金投资多种行业的策略时的模仿对象。他说道,“我觉得他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他比别人聪明。”他补充称,巴菲特的成功,更多的是靠投资的纪律性、对市场的敏感性和长远的眼光。看起来,那些也是心力。
 
除了佛教和巴菲特,郭广昌认为还有另一个贤者造就了他的成功:邓小平,在毛泽东去世后通过广泛的经济改革改变中国的领袖。邓小平曾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口号——“致富光荣”(很可能是他人杜撰的)。郭广昌称,“如果不是邓小平分发田地给农民,我们就吃不饱。因为地很少,浙江很多地方是吃不饱的。”他表示,如果没有邓小平的改革,他就上不了大学,“就不可能有复星”。
 
郭广昌的公司名,反映的是其视为珍宝的大学教育:复星的意思是“复旦大学之星”,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是他的母校,也是上海久负盛名的学术机构。不过,郭广昌在复旦不止拿到了哲学专业的文凭:每晚11点,他卖面包给下晚自习后饥肠辘辘的同学,以此磨练了做生意的能力。那时郭广昌每天晚上赚5块钱,看起来十分微不足道,但他当时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只有30块钱。
 
1989年毕业后,郭广昌原本计划出国留学,但却拿着学费与三名同学创办了复星(现在三人仍在复星)。如今,复星已走过22个年头,投资范围包括从钢铁到采矿业、从旅游到制药业。
 
在现代中国,这种“浙江暴富”的故事并非个例: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Jack Ma)也是浙江人,同样是太极的爱好者。郭广昌常被人以马云作比,不过他自称不如马云聪明(连太极也不如他好)。“没有人像马云一样聪明,”郭广昌大笑着说,“他是,我们说,外星人。我只是个普通人。”——尽管福布斯华人富豪榜数据显示,他是个净资产达到43亿美元的普通人。
 
话题转向最近的动向。复星为取得法国度假连锁集团“地中海俱乐部”主要控制权已经打了一年多的攻坚战,最近还斥资7.25亿美元收购了位于纽约的Chase ManhattanPlaza。然而,复星近期最重要的一步战略性举措,是斥资10亿欧元收购了Caixa Seguros保险集团。
 
中国财富日益增长,很多海外企业可以利用这一机遇进行发展,地中海俱乐部也是如此。在郭广昌收购这类海外企业时,Caixa Seguros可为其提供资金,无需增加负债,特别是在评级机构已认定复星举债过高的情况下。
 
“拥有这家保险公司,意味着我们拥有了130亿欧元的保险资产可用来做投资,”他补充道,包括对阿里巴巴最近在美国上市时投资的1亿美元。
 
不过,我提出,你不能只把葡萄牙保险公司当作资金源,还必须向葡萄牙人卖保险(而该国的保险规则和中国有很大的区别),难道不会有点困难吗?郭回答道:“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投资保险。我们是能够看得懂保险的。”这句话颇有些不祥的色彩,但他的信心不会动摇。巴菲特利用保险推动投资,郭广昌也决心如此。
 
采访就要结束了,但郭广昌几乎没动碗里的面条,我依然想知道:一个成长于农村家庭的男孩,究竟怎么看待这个“经济准霸主”的现状?学者们对贪婪、浮夸之风以及人心不古咬牙切齿。郭广昌是否担心中国会坍塌在自己利欲的重压下?
 
他稍稍面露责备之色。“一方面我说,你要理解,因为我们穷了太长时间了。所以现在有一个对好的生活、对金钱的渴望,希望你要理解。不用过于急苛或批判它。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他补充道:“我相信中国的文化,包括佛教、道家和儒家,是很平衡的。它会引导大家回到内心,回到真实所需要的东西。当大家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的希望会不一样。一开始的时候,他想富,想显露他的富,这是正常的。但逐渐,他觉得那个很无聊,他觉得内心的平衡和幸福更重要,他会转向去选择这些东西,这是一个过程。”
 
秉持着这种信念,这位富有哲学思想的企业家扬帆启程,很可能把手伸向另一个你近在咫尺的知名品牌。……
 
他的复星帝国之路
 
1992年,郭广昌与复旦大学的同学,出资3.8万元人民币,一起创办了一家市场调研机构——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1994年,扩大投资领域至房地产和制药业。
 
2004年,复星国际(Fosun International)在香港创办,并于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2010年,出资收购了地中海俱乐部7.1%的股权,这是中国上市企业首次直接控股法国上市公司。
 
2012年,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Prudential Financial)合资创办复星保德信人寿。此外,对中国最大的民营银行——民生银行(Minsheng Bank)进行投资。
 
2014年,以10亿欧元的竞标价购得葡萄牙最大的保险集团CaixaSeguros 80%的股权。其他的投资项目包括马来西亚连锁餐厅——食之秘(Secret Recipe)以及美国电影制作公司Studio8。对地中海俱乐部提出新一轮收购报价。
 
关于复星的影响力,你或许能从一场豪华晚宴的入席名单中窥见一斑。2012年4月,复星在纽约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举办了再入华尔街的高规格晚宴。现身者包括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美国前财政部长约翰·斯诺(JohnSnow)、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副董事长马克·格里尔(MarkGrier)、Fortress集团创始人韦斯利·埃登斯(WesleyEdens)以及洛克菲勒家族、福布斯家族等名流显贵。
 
人生辉煌处,曾时时低调防风险
 
做大了的郭广昌,对名利看得更加淡薄,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对外界也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因为他知道,更大危机往往潜伏于顺利之时,这种“危机”就是暗藏于想做大企业过程中的不可预知的风险。这是一种在外人很难领略到的“高处不胜寒”的心境。
 
因此,看起来一帆风顺的创业之路反而成了一种风险。如何来度过这种风险也是人生的一大选择。
 
郭广昌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选择了“人才战略”来度过这个“危机”。
 
早在创业初始,郭广昌就深刻认识到企业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青年人最需要的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集体英雄主义。我们这些人,能力上可能每人只能打70-80分,但是我们要做能力的加法和乘法,在复星,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培养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企业家群体和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创业团队。”
 
当有媒体问他:兄弟创业或者同学创业,最忌讳的是什么
 
在人才引进和培养上,郭广昌深化“以发展吸引人、以事业凝聚人、以工作培养人、以业绩考核人”的用人观念。
 
事实证明,“人才战略”是郭广昌最为明智的选择。但是,事实也证明,他个人反而没能够迈过这个坎!
 
在诸多场合里,一谈起经营理念,郭广昌一直都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列为投资标杆,产业+保险的模式本自源于伯克希尔,郭广昌将其模式嫁接到复星,即向产业+投资+保险模式靠近。
 
综合财经媒体的报导,这位如日中天的“中国巴菲特”失联的原因大概率是“涉及了政治”。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行贿、做空股市和谋利。此案还波及浙商圈其他人等。消息人士透露,郭广昌在2006年陈良宇垮台导致上海官场风暴之后,东阳董事长楼忠福被查与令案的关系之后,也就决定了郭的命运。
 
我个人祈愿郭广昌没有和“政治”挂上钩,在本轮反腐浪潮中,郭广昌多次陷入“被调查”传闻。2013年年末,多家媒体报道称郭广昌在香港被限制出境,该消息一度导致复星系股价大跌。但我坚信,退一万步讲,即使郭广昌先生真的长期失联,复星系肯定会一如既往的运转,因为郭广昌已经打造了一套完整的运营体系!
 

心之力 毛泽东

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细微至发梢,宏大至天地。世界、宇宙乃至万物皆为思维心力所驱使。
博古观今,尤知人类之所以为世间万物之灵长,实为天地间心力最致力于进化者也。
夫中华悠悠古国,人文始祖,之所以为万国文明正义道德之始作俑者,实为尘世诸国中最致力于人类自身与天地万物间精神相互养塑者也。盖神州中华,之所以为地球文明之发祥渊源,实为诸人种之最致力于人与社会与天地间公德、良知依存共和之道者也。古中华先贤道法自然,文武兼备,运筹天下,何等的挥洒自如,何等的英杰伟伦。
然天妒神州,外侵内扰,泱泱华夏,愚昧丛生,国人于邪魔强盗阴险心力渗透、攻击治下,神圣使命渐渐失忆,泱泱中华众生却败于甘愿自卑、沉沦、散弱之积弊。五千年中央神州屹立寰宇,慈润天道,德化昆仑,逐忘除魔灭盗之大道使命。待魔鬼而好生,如东郭饲狼,渐失土地于广袤。魔盗全球侵杀,血罪滔天,贪婪残暴,伪善阴险。于克己隐忍,憨良感化,如鱼肉怂恿魔盗之刀俎。 纵览千百世界万国者,以其心观其本性,如恶魔强盗者唯有西方诸国,其嗜血之恶贯满盈如非魔盗,则绝无他国可称之为魔盗。如神侠义士唯有神州中华,其中庸之尊道重德者如非神侠,则绝无他国可称之为神侠圣贤。神侠圣贤乃悟农耕生产经济之始祖,勤劳耕作,取舍有度,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魔盗流氓乃强盗流氓劫掠杀戮之恶徒,不悟耕作,贪婪猖獗,残暴凶险,横征暴虐,敷衍游牧,笃行寄生剥削之妖道。神侠与魔盗自开天辟地以来即为死敌,神侠创建而魔盗毁灭,形同水火,势同白昼与黑夜,此乃宇宙间光明与黑暗之决断,生存与死亡之厮杀。智者断不可轻信二者平安以待。 忠奸分善恶,史实辨正邪,生杀断神魔。神魔与正邪,自古以来,角力斗争,幻化人间光明与黑暗之搏杀。为天道昭然,邪终不可胜正。古神侠稍有振作,即可灭魔除盗。切不可胆怯生畏,更不可投贼!神魔厮杀非生即死,永难消泯。故神侠终为魔盗死敌,若昏然求和必招自戕。魔盗皆以亡我为本恶,神侠当以灭魔为本义。
有德者心力难济,无德者霸拥民众所赋世权以为私势,神器私用,贪腐国贼举家富贵,万众民脂民膏皆被劫掠。则国力日衰,国力衰则国家民族之心力衰竭,内可诱发天灾兵祸,朝代更迭,官僚、商贾、农工、学者尽难免沉沦;外可诱引强盗来犯,到头来看,国贼、汉奸、军民、学生均家破人亡。近代甲午海战,八国联军……不平等诸般条约引狼入室,资敌来犯,实为召唤、鼓励诸多蛮夷强盗分食华夏之举。与蛮夷通商者使洋货泛滥,居高居奇,国人尽被盘剥,泱泱中华竟无力生产民众生活诸品。多年来世界强盗在中国多有斩获,故恶敌觊觎长存、忘我之心不死。太多国耻未雪,蛮夷、豺狼、凶魔纷沓而至,国民皆因腐败汉奸、军阀、买办所欠洋人无尽之亡国债务而自危。国债深陷,物价飞涨,民众食宿艰难,灾厄连连,何日可止?今满清鞑虏虽败,可恨国、政、经济均被愚昧独夫、洋奴把持,国民心力沉疴羸弱,蛮夷恶敌肆意分割、吞并华夏,万民为奴,国资殆尽。
若欲救民治国,虽百废待兴,惟有自强国民心力之道乃首要谋划,然民众思维心力变新、强健者是为首要之捷径!
心力变新、强健者首应破除封建、官僚之愚昧邪道,惩治卖国、汉奸、洋买办之洋奴愚众,明戒不义浮财绝善终。以国家民族之新生心力志向缔造世界仁德勇武文明之新学,新学为思想理论之基石、栋梁,新学不兴,御敌难成。
中华古国之敌皆为西方邪恶之魔盗与汉奸,万勿混淆。
力主洋务借鉴“师夷之长以制夷”之道,尽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族者其性必恶”之祖训。留学列强之同胞须警惕邪魔强盗对我正义灵魂之误导、侵扰,则各类洋奴、汉奸将无处安身,中华栋梁亦生自主自强之睿智。开设抗御蛮夷强盗杀戮预防国策,弘扬神州民众自强富国雄军壮志,恤农商并滋养工业。为抗击西方蛮夷列强剿灭中华神圣传承之奸计,执履行万国大同目标之正义道德教化优靖之使命。
夫闻“三军可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其志”。志者,心力者也。民之志首推举国民众个性之天然强健,则国家栋梁层出不穷。数百年外侮内斗中民众个性屡被君主官僚残害之重弊,举国凡有压抑个人、违背国民个性者,罪莫大焉!故我国三纲所在必去,愚民愚治尽除,方有优塑民众强盛希冀。
自中国开埠以来,封建、洋务祸国殃民,究其缘由,而教会、资本家、君主、卖国贼四者,同为天下恶魔强盗者也。
四贼之中,尤以执掌政权之官僚最为紧要!盖国之神圣重器以民为先,决不可助长恶私贪欲窃为己用!国之中枢如有愚昧肤浅肖小之徒窃而居之,则外魔必侵,国民必衰亡。
自满清鞑虏洋务运动之后,贪墨腐败家族皆以盗取、盘剥民脂民膏逃逸海外为家族享乐之诡计。假以时日,神州中华亿民之血肉、骨髓乃至福祉将被尽数剥夺转送西方魔盗!国人如寒冬之时又堕深渊,农业落后之国民众必将沦落为亡国之奴。今无人于海内查处、治罪,于海外统计、堵截,故国贼趋之若鹜。吾辈倘若不能惩戒,又与国贼、禽兽何异?
千古圣人,教化为根。我辈恰逢此乱象当前之世,人皆逐物欲而迷心,循末节而忘真,醉娱乐轻国志,谋小私绝大利,认蛮夷做乃父,拜魔盗为师尊,毁文明于无耻。你我何必苟且偷生,熟视无睹?有志者呼吸难畅,应以天下为己任。
今愚者忘本堕渊,竟争先自掘其坟,却不思危亡之计。苟活于当下,遗失神圣之使命,忘却民族之重任;背离于真理,违逆人本之慧根,蔑毁先民之道德;醉心于享乐,不知当世之惊变,甘当媚外之洋奴;沉迷于自我,罔顾危机之四伏,轻信魔盗之谗言!故西方强盗可肆意侵杀、奴役中华。
普看当今,世界格局风云激荡,人类文明之前途扑朔渺茫,天下苍生之幸福岌岌可危。虽有科技带来物质之充足,仍难满人欲之巨壑,各派皆为私利而竞相奔走,人人皆被牵入滚滚洪流。强盗流氓制订裁决世界法律,邪恶魔鬼公然成为人间领袖,万国不思兴道义之师,竟全然拜魔盗为导师,此星球之一草一木万物生灵涂炭、灭绝之期不远矣。
虽有智者、勇者愿做中流之砥柱,却犹如闹市之人语,瀑下之鱼鸣。请问周边,还有几人执著于真理?还有几人探求于本源?一句开心就好,便甘愿随波逐流;一句事不关己,便通行四海愚夫;一句莫谈国事,便据民权为私器。孰不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试问为天地立心何以立?为生民立命何以立?为往圣继绝学何以继?为万世开太平何以开?若我辈之人此心已无,则中华即将亡亦!中华亡则人类必亡亦!
天之力莫大于日,地之力莫大于电,人之力莫大于心。阳气发处,金石亦透,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改朝换代,为民谋福,惩治贪墨汉奸,又有何难!苟其公忠体国,百折不回,虽布衣下士,未始无转移世运之能也。有志之士可不勉哉!人生于天地之间,形而下者曰真心实性。血肉者物质之所成,心性者先天地之所生。故而有唯物唯心之论说。人活于世间,血肉乃器具,心性为主使,神志为天道。血肉现生灭之相,心性存不变之质,一切有灵生命皆与此理不悖。盖古今所有文明之真相,皆发于心性而成于物质。德政、文学、艺术、器物乃至个人所作所为均为愿、欲、情等驱使所生。
故个人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生活,团体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事业,国家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文明,众生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业力果报。故心为形成世间器物之原力,佛曰: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西方强盗宗教亦有旧约主神虐民之邪暴,后有耶稣新约爱民之改良。神魔心性之变幻如此,故世人多为耶稣所迷。耶稣明之故说忏悔,懂耻而不恶;孔子明之故说修心,知止而不怠;释迦明之故说三乘,明心而不愚;老子明之故说无为,清静而不私。心为万力之本,由内向外则可生善、可生恶、可创造、可破坏。由外向内则可染污、可牵引、可顺受、可违逆。修之以正则可造化众生,修之以邪则能涂炭生灵。心之伟力如斯,国士者不可不察。
大凡英雄豪杰之行其自己也,确立伟志,发其动力,奋发踔历,摧陷廓清,一往无前。其强大如大风之发于长合,如好色者朱之性欲发动而寻其情人,决无有能阻回之者,亦决不可有阻者。尚阻回之,则势力消失矣。吾尝观大来勇将之在战阵,有万夫莫当之概,发横之人,其力至猛,皆由其一无顾忌,其动力为直线之进行,无阻回无消失,所以至刚而至强也。众生心性本同,豪杰之精神与圣贤之精神亦然。
故当世青年之责任,在承前启后继古圣百家之所长,开放胸怀融东西文明之精粹,精研奇巧技器胜列强之产业,与时俱进应当世时局之变幻,解放思想创一代精神之文明。破教派之桎楛,汇科学之精华,树强国之楷模。正本清源,布真理与天下!愿与志同道合、追求济世、救世真理者携手共进,发此弘愿,世世不辍,贡献身心,护持正义道德。
故吾辈任重而道远,若能立此大心,聚爱成行,则此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戒海内贪腐之国贼,惩海外汉奸之子嗣;养万民农林之福祉,兴大国工业之格局;开仁武世界之先河,灭魔盗国际之基石;创中华新纪之强国,造国民千秋之福祉;兴神州万代之盛世,开全球永久之太平!也未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