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互联网, 外贸.

和许多创业互联网公司一样,“跨境电商第一股”兰亭集势从2013年三季度到2014年三季度,连续5个季度亏损。“这在掌控范围内,”兰亭集势C E O郭去疾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跟业绩同样重要的,甚至更重要的是公司长远的发展方向,“物流是我们开放的第一步。”26日下午,兰亭集势宣布正式启动“兰亭智通”全球跨境物流开放平台,以开放平台模式为跨境电商卖家整合全球各地物流配送服务商,从而降低跨境物流成本。

调整品类构成

自从京东、苏宁易购、1号店、唯品会等大型B 2C平台做起跨国零售生意,就将中国电商全面的竞争推向了海外市场。而在此之前,跨境B 2C网购平台兰亭集势就像是“夜色中的野蛮人”,一直在主流视野之外,低调而肆意地扩张。

目前,有来自全球200多个国家的消费者从兰亭集势的网站和手机客户端购买过商品。其最大的市场在欧洲,占比60%左右,其次是北美,占比20%左右。在其他市场里面,南美则是主要地区。分析在欧洲市场比较成功的原因,兰亭集势C E O郭去疾表示,公司产品选择比较关注产品质量、安全性和知识产权的保护。“目前,兰亭集势平均客单价大概还是40美元左右。”

不过,海外拓展并非一帆风顺,和许多创业互联网公司一样,兰亭集势从2013年三季度到2014年三季度,连续5个季度亏损。而在2014年6月,兰亭集势也经历了人事动荡,两名外籍高管相继离职。

“这在掌控范围内,”兰亭集势C E O郭去疾给南都记者分析,兰亭集势是以婚纱类产品起家,但婚纱类产品并不是易耗品,重复购买度低,于是,兰亭将主打品类从单一的婚纱产品扩充到婚纱礼服、家居、配件三个品类,同时以特卖形式销售新兴品牌的时装类产品。

这些举措取得明显效果。郭去疾表示,在过去2014年,“回头客”的百分占比逐步提升。从财报数据来看,在2014年第三季度,兰亭集势的订单总量达到250万单,同比增长57.1%,购买用户数量为190万,同比增长53.9%。来自移动订单的营收占兰亭集势总净营收的26.5%,略高于上年同期的21.5%和上季度的26.2%。

上线“兰亭智通”

但是,美股分析人士提出质疑,仅靠调整品类构成和优化投放效率来实现订单和用户数增长,仍显乏力。因为商业模式的缺陷并没有发生彻底转变。

事实上,郭去疾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认为,迄今为止,跨境电商里面最大的一个挑战点还是物流。“不夸张地讲,中国已经一不小心从一个世界电商的后起之秀成为了一个全球电商最领先的国家,怎么为世界打造一个为电商量身订做的物流体系的解决方案,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26日下午,兰亭集势宣布正式启动“兰亭智通”全球跨境物流开放平台,以开放平台模式为跨境电商卖家整合全球各地物流配送服务商,从而降低跨境物流成本。

“兰亭智通就是将兰亭集势八年来积累的物流经验、系统、数据整合在一起,以开放平台的方式给所有跨境电商企业使用,同时也开放给更多的物流企业与代理商,让他们能够参与到跨境电商的大潮中来。”郭去疾说,全球跨境电商将带来新一轮基于移动互联网与大数据的全球物流革命,他希望包裹送达全球的体验像打车一样容易,大家比拼的将不再是谁拥有多少仓库面积或者运输飞机,而是谁会更好地利用技术激活更多潜在的市场参与者从而释放出更大的市场活力。

根据当天现场显示,兰亭智通全球跨境物流开放平台将提供开放比价竞价、全球智能路径优化、多物流商协同配送、自动打单跟单、大数据智能分析等一系列功能,第一期比价引擎试用版已于26日上线。目前,这个物流平台整合了全球几十家物流企业,包括国际一线的物流公司、专线的物流公司,以及邮政类的物流解决方案。

互联网就是要消除高毛利

南都:兰亭智通的盈利模式是怎样设计的?

郭去疾:具体的盈利模式还要不断探索,我们希望以一种互联网的方式迅速打造产业链和生态系统,而不是短期让这个系统为我们带来销售额或者利润。对于该系统,第一步是要竞价比价;第二步是把整个流程全部电子化;第三步,把前端很多服务上整合起来。比如集货物流商、干线的物流商和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商等,每一个环节卖家们都可以有多个选择。而对于新的物流商,其可以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员工的情况下发展业务,提供有竞争力的运费价目表,用户就可以在系统上看到并订购服务。

南都:兰亭集势去年收购美国企业ador之后,有些高管离职,对其运营会有影响吗?

郭去疾:不会,我们收购它的目的就是为我们在美国的市场提供一个前哨站,现在这个办公室运作很好,也新招了一些员工。

南都:兰亭集势连续五个季度在亏损状态,这种业绩表现在我们的预估范围之内吗?

郭去疾:是的,我们在过去的运营中也在不断完善我们整个的财务流程,也在不断地精细化我们财务预测的系统。互联网公司有很强的规模效应,所以在快速增长的互联网公司里选择先增长后盈利的这类公司很多,中概股中比我们公司亏损时间长、亏损数量高的公司比比皆是,这不是一个问题。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不是在抓住市场,是不是在抓住用户,是不是在赢得未来。

南都:毛利率的变化呢?

郭去疾:高毛利是不可持续的,互联网就是要消除高毛利,所有的高毛利都是以消费者的付出为代价。所以一个适度的毛利是可以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我们现在的毛利是比历史毛利要低的,但是比很多同行要高,这也跟我们的商业模式和我们的品类有关系,不同的品类的毛利率当然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发展路径或者说我们的战略还是以适度健康的毛利的前提下更快地增长和为消费者提供价优物美的产品,这个是最重要的。

南都:如 何处理来自投资者的要求?

郭去疾:我作为一个CEO,不能管控股价,唯一能够管控的是公司业绩,但是跟业绩同样重要的甚至更重要的是公司长远的发展方向。当然,我们要关注每一个季度的利益和报表,但是如果我们只关注这个,而迷失了抓住互联网长远发展方向的这样一个更核心的诉求,最终那样的企业只会赢得战役而失去战场。